高中老师的老公打我,师生恋该怎么办?

学霸的师生恋,还闹大了……

师生恋

第一次到这来发帖,我实在太纠结太难受了,觉得说出来会比较好受一点。

周末我洗完早回到宿舍,发现手机有十几个未接电话,而且是一个陌生号码,我回拨过去接电话的竟然是刘老师。她很紧张,说她老公临时买了高铁票到北京来了,说是去出差,她觉得他并没有在北京的业务,而且走之前把她的手机都没收了,所以担心他是来找我的。

她认为是她和我寒假见面被他知道了,所以跑来要打我,要找我麻烦。我听到这个消息也很震惊,但因为刘老师越说越急甚至抽噎起来,所以反倒成了我安慰她,一直说不会有事儿的,说她想多了。

从大二以后,我和刘老师已经有两年多没见面了,不光是没见面,而且是联系都不敢联系,因为当时她老公就请私人侦探跟踪她,还威胁过我。这次和刘老师见面,还是我通过我最好的朋友(高中同桌)在中间间接联系,才敢见面的,我提前一个小时就到了餐厅(高中时我和她常去),后来她和我同桌进来隔了两个桌子坐下。我给同桌发微信,同桌就把我的话说给她听;她说一句话,同桌就把话发微信给我。

虽然很麻烦,但我当时非常激动,服务员给我上咖啡的时候我被吓了一跳,还把咖啡被都碰到地上了。

之前我们的对话很压抑,我就说些“我想你”、“我好想你”、“终于见到你了”、“你还是这么好看”之类的话,节奏很慢;自从我打倒咖啡杯后,她就开始用鄙视的腔调嘲笑我,然后我带着撒娇卖萌的口气佯怒,气氛一下子就像回到了以前。

后来还不到四点她就要走了,她老公没这么早下班,但我们都害怕。

上个月回学校后,我还常常想起寒假同她见面的情形,我好后悔当时没有冲上去拉住她,和她膝盖碰膝盖地说话。我觉得我太软弱了,不管是高中的时候,还是现在,太软弱了什么都不敢做,比她还软弱。

那是刚开学的时候吧,我一个人在被子里捂着哭,把枕头都浸湿了。我想起高二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爬山,她穿高跟鞋走不动了,我把我的运动鞋给她穿,自己打赤脚。她不依,不要我把鞋给她穿,我说你是嫌我脚臭么,就把她拉过来坐下,趴到她的腿上去脱她的高跟鞋。

结果她脚比我小多了,不够穿我的鞋,我把鞋带系到最紧,才勉强可以穿着走。具体的情景我也记不清了,我记忆力很差,经常忘记以前的事情,脱鞋的细节都是后来我们回忆的时候,她说起我才稍微记起来。

我和她在学校里的公开交流和其他同学毫无区别,甚至我们在一起之后,她连上课点名都会避开点我,在学校里最密切的交流,就是每周我交的周记和她的评语。有一次我的周记本被同桌看到了,我才把我和刘老师的事情告诉她,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一直把我视为最铁的男闺蜜。

我还记得高考完后,我们一起去学校后门买了一注彩票,说中了会上北大,结果中了600元!她比我还高兴,一把拉住我的手说,上北大没问题啦!这是我们唯一一次在学校附近牵手。那天也是唯一一次她让我掏钱开的房间。

现在想起那时的日子来,我又觉得开心又想哭。和她在一起我总是很粘人,周末要她陪我去这样去那样,从来没有考虑过她要保护自己,不能和我接触得太频繁,只是想和她在一起开心,我太自私了。

她是很谨慎的,但因为我老是粘她,她不陪我我就不高兴,赌气不理她,到了第二周末她就陪我了。后来上大学了,长大了,回想起来我才发现自己以前太不成熟了。

如果我成熟一点,老练一点,就不会影响到她的家庭生活。大学时被迫不联系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忘掉她,每天课也不想上,绩点甚至到了2点几。每天就想看小说,看电影,听民谣,用各种事情来把我填满,一空下来,躺下来就想起她。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坚持每两天去跑步一小时,周末就徒步或者骑车转北京城,把体力耗光。心情一难受我就想耗光体力,或者就像暴饮暴食。

渐渐地,我努力淡忘那种感觉,也越来越清醒(或者说越来越麻木,或者说越来越现实)。可是寒假一见面,我又好想她,好想那些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好想一辈子在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她,最近一个月以来我经常头痛,经常在晚上因为头痛而失眠,我想她,而且养成了撸的坏习惯(高中时我基本不撸),在床上辗转难眠,满手忧伤。

我现在很想找个人倾诉,但在这个城市没有一个知心的人。我好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