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总有两个人天生一对

君子剑总有淑女剑来配。插座都能找到只属于她的插头。每一朵鲜花都能找到供养她的土壤。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担心灵魂伴侣不会出现呢?

两个人天生一对

我第一次见到芥末,是在一个饭局上。

大家都在畅谈八卦和人生的时候,川妹子芥末正在埋头苦吃,面前动植物的躯壳横尸遍野。

在芥末打了个饱嗝,满足地俯视众生的时候,我终于搭上了话。

芥末非常善谈,滔滔不绝地开始讲述自己的传奇人生。

芥末说:“有两个重要事实可以证明我是一个天生的吃货。第一,我妈怀我的时候,原本是同卵双胞胎,但是养分都让我一个人吸收了,导致另一个不知道是弟弟还是妹妹夭折。”

“我点菜的时候,爱吃的都点双份,从来不担心一个人吃饭的时候第二杯半价。”

我啧啧称奇。

芥末嘟起嘴,对着我,接着说:“你看我的嘴型。”

我没看出什么特别。

芥末又伸出舌头:“你再看看我的舌头,我的嘴型和舌头搭配特别灵敏,尤其适合在很短的时间内吃光桌子上的所有食物,让别人没饭可吃。这就是残酷的进化论。”

我惊呆了。

在所有的菜系里,芥末尤其喜欢吃火锅,她骄傲地宣布:“我曾经带着姐妹们把学校附近的一家自助火锅吃破产。”

芥末的开场故事吸引了我。

从此,我常常约芥末吃饭,只要是在饭桌上,芥末在吃饱喝足之后,就会露出满足的神情,开始诉说自己更多的故事。

作为一个吃货,芥末的故事当然跟吃有关。

芥末大学毕业之后,参加工作,谈了一个男朋友叫丘卓。

丘卓觉得芥末哪都好,就是受不了芥末走到哪吃到哪、爱吃什么吃到吐的毛病,常常用减肥的名义克制芥末的食欲。

芥末因为喜欢丘卓,只能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本性,每天只吃两顿饭,晚餐只吃黄瓜、苹果和蔬菜。

芥末说:“为了爱情,我要克服自己能吃的毛病,做女神,不做吃货。”

一天晚上,丘卓打电话给芥末,说晚上加班,不回去吃饭了。

芥末百无聊赖,看着冰箱里的黄瓜苹果和蔬菜,索然无味,脑筋一转,咬了咬牙,直奔北京城最火的四川火锅。

到了火锅店,芥末熟练地点了一桌子菜,面对着冒热气的麻辣火锅,芥末肠胃里快被饿死的馋虫纷纷苏醒,芥末食指大动。

等开锅的间隙,芥末决定去个洗手间,清空肠胃,以便大战一场。

芥末经过一个正在当众表演拉面的师傅,猛然瞥见了雅座上正隔着一个鸳鸯锅和对面女孩接吻的丘卓。

芥末全身的毛发都炸了起来,一把抢过拉面师傅手里粗壮的面条,冲到丘卓面前,抄起一盘猪脑扣在了女孩的脸上,女孩尖叫着跳起来。

丘卓惊呆了,芥末把手里粗壮的面条甩起来,变成了鞭子,噼里啪啦地抽在了丘卓的身上。

丘卓纵声惨叫着狼狈逃窜。

芥末全程开挂,战斗力爆表,甩着粗壮的面条追出去,食客们拿着筷子,哈哈大笑着纷纷围观,还以为是火锅店里为了给客人助兴的节目。

女孩和丘卓跑出去,芥末追到门口,突然看到自己还点了一桌子火锅没吃,想了想,转身坐回位子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把一桌子食物一股脑地倒进火锅里,一边哭一边狂吃了两个小时。

芥末失恋了。

芥末治疗失恋的方法和别人不同,她列了一张长长的单子,单子上是她准备吃的餐厅和小吃店。

芥末战斗力惊人,一条小吃街,芥末从街头吃到巷尾,无论是臭豆腐还是章鱼小丸子,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

芥末和同事们聚餐吃火锅。

酒酣耳热,同事们开玩笑似的嘲笑芥末:“芥末,你这么能吃,难怪没有男朋友。”

芥末猛地拍了桌子,大吼:“谁说我没有男朋友?!火锅就是我的男朋友,火锅就能给我高潮!”

引得食客纷纷侧目。

芥末一怒之下,在自己碗里放了重辣,呼哧呼哧吃得风生水起。

芥末的老妈打电话给芥末:“别挑了,你年纪也不小了,碰到差不多的就嫁了吧。”

芥末烦躁地大喊:“嫁人是卖白菜吗?!能将就吗?我要找到我的灵魂伴侣!你再逼我我就死给你看!”

芥末吃遍了北京城大大小小的火锅,只剩一下一家还幸免。

为了能吃到这一家,芥末率领姐妹团等了三个小时,好不容易空出了一张桌子,芥末刚要冲过去,一个男人却一屁股坐了下来,开始招呼自己的朋友们坐。

芥末急了,跳起来要动手。

为首的男人叫辣椒。

辣椒有些痞气,看着芥末冷笑:“我不打女人,这张桌子我占了。你打算怎么抢回去?”

芥末一看这架势,必须要出真本事了,芥末收敛心神,也笑了:“敢不敢跟老娘比比。”

辣椒觉得很搞笑:“好啊,比什么?”

桌子上,装大扎啤酒的两个杯子,灌满了红油麻辣火锅底料。

围观的小伙伴们,看着都肝颤。

辣椒张大了嘴,硬撑着保持冷静。

芥末一副君临天下的表情:“害怕的话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辣椒强撑着冷笑:“我的字典里没有认输这两个字。”

芥末反驳:“新华字典里肯定有,你语文没学好。”

辣椒急了:“少废话!”

芥末耸耸肩:“谁先吐了谁就输了。如果都喝完了,再喝下一杯。”

辣椒的声音有点发颤:“行!”

一场世纪之战开始了。

在男男女女的加油声中,芥末和辣椒端起来大扎啤酒杯,咕嘟咕嘟地开始喝里面的红油麻辣火锅底料。

芥末沉着冷静,表情享受。

辣椒五官扭曲,垂死挣扎。

围观者咽着唾沫,胃酸涌上来。

喝到一半,辣椒突然身子扭曲,腮帮子鼓起来,哇得一声连胃液带红油喷了出来,众人纷纷躲避,芥末的一个女朋友再也忍不住,也跟着哇得一声吐了出来。

辣椒惨叫着围着桌子绕圈圈:“水!水!水!”

芥末又喝了一口,慢慢放下杯子,抹了抹嘴,冷笑一声,随即哇的一声,也吐了。

奇怪的味道弥漫了火锅店,火锅店老板甩着扫把跳起来,把两桌人都赶了出去。

虽然这次火锅谁也没吃成,但辣椒开始崇拜芥末,两个人成为饭友,几乎是每天约饭。

芥末说,约炮有风险,还是约饭文雅。

有一次芥末和辣椒一起横扫了一家以红烧肉闻名的饭店,两个人一共吃了六盘红烧肉。

接下来芥末和辣椒一个月不能沾荤腥,天天喝小米粥,闻到一丁点油腥味就想吐。

芥末说:“我不会是怀孕了吧?我怀了红烧肉的孩子,生出来一个小红烧肉,哈哈哈哈。”

辣椒笑得吐了出来。

芥末和辣椒性格非常相似,都以火辣著称,两个人的相处方式令人吃惊,一言不合就会恶语相向,芥末嘴上占不到便宜,就会暴走,跳起来开始追杀辣椒,辣椒不方便打女人,经常被追得满街乱跑。

芥末和辣椒都没有积蓄,最大的娱乐就是结伴旅行,每到一个城市,就把城市里好吃的小吃列成一张清单,从市区吃到郊区。

常常因为“吃”超出了预算,两个人不得不挤青年旅社,搭顺风车,甚至有一次直接在火车站睡了一晚上,第二天两个人都严重落枕,像是吞了筷子的蛇,僵着脖子还是身残志坚地吃了三条小吃街。

在吃遍中国这条路上折腾的过程中,辣椒有个著名的理论。

辣椒说:“肠道均衡很重要,人不能吃的太干净,一定要定期去最脏的小吃街吃一盘用地沟油炒的宫保鸡丁。”

因为这个著名的理论,辣椒食物中毒三次。

最严重的一次,半夜被肠鸣吵醒,辣椒肚子疼得像是要来例假,跳下床,来不及穿裤子,括约肌就猛地放松了。

辣椒心想完了,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迎来了人生中一次大小便失禁。

那个时刻,就像是地铁里上下班高峰期人挤人,然后突然打开了闸口,人群喷涌而出。

辣椒疼得滚落在地上,脸贴着地,挣扎着打给了芥末。

几分钟后,芥末一脚踹开门,冲进来,看着倒在一团翔里的辣椒,傻了。

芥末背着辣椒好不容易打到了出租车,直奔医院。

辣椒疼得脸色惨白,恍惚之间,叫芥末叫妈。

芥末把辣椒按在怀里,不停地安慰:“就到了,就到了。”

医院里,医生确诊为食物中毒,告诉辣椒说,肠道里有积粪,然后给辣椒开了三支开塞露,说疏通了之后找我。

辣椒盯着开塞露长长的管子嘴角抽搐,挣扎着问医生:“我内服行吗?”

芥末在厕所外,焦急地等着辣椒。

十分钟后,辣椒几乎是爬出厕所,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几乎是带着哭腔,对芥末说:“我……我捅不进去,太他妈疼了。”

随即就要倒在地上,芥末一把扶住,想了想,一咬牙,拉着辣椒就进了男厕所。

一个男人提着裤子逃了出来,看着门上的男厕所标志发呆。

男厕所里,发出辣椒的惨叫……

疏通之后,辣椒打点滴,虚弱地睡着,芥末把辣椒按在自己怀里,自己一夜未眠。

辣椒很快恢复战斗力,本着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精神,两个人在吃货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再吃遍了大半个中国之后,芥末感叹:“要是我有一家火锅店该有多好。”

辣椒笑着说:“你有一家火锅店,肯定先被你吃破产。”

芥末就重重地拍着辣椒的脑袋。

辣椒懒得还手。

芥末生日,辣椒说要送芥末一份生日礼物,还神神秘秘地蒙上了芥末的眼睛。

到了目的地,辣椒松开手,芥末看着自己站在一个包着红布的门头房面前,不明所以。

直到辣椒兴奋地扯开了红布,招牌上,赫然写着“芥末辣椒火锅”。

芥末惊呆了。

辣椒大喊着:“生日快乐!”

芥末猛拍了辣椒的脑袋:“芥末辣椒一听就不好吃啊!你取名字之前为什么不跟我商量?!”

芥末又开始追打辣椒。

辣椒惨叫着逃窜。

芥末追打辣椒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我和朋友们被芥末招呼到火锅店,辣椒和芥末不计成本地招待我们,花生酱浓得跟固体一样,牛肉片厚得跟鞋垫一样,锅底里的红油多得快溢出来。

芥末和辣椒满怀期待地看着我们,我们面面相觑。

芥末不停地招呼:“快尝尝,快尝尝。”

辣椒补充:“绝逼秒杀其他四川火锅几条街。”

我吃了一块木耳,感觉像是吞了一团火,整个肠胃都在燃烧,眼泪和鼻涕一起流了出来。

其他人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个个涕泪交流,生不如死。

我终于忍不住嚎了出来:“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我们还想多活几年啊。”

芥末一听,猛拍桌子:“今天谁不吃完就别想出这个门!”

辣椒跳起来冲出去把门关了。

吃完了那顿饭,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条龙,身上无论是那个出口,随时都能喷出火来,也因此留下了后遗症,一看到红油火锅就哆嗦。

毫无疑问,芥末辣椒火锅门可罗雀,两个人作为吃货是冠军,但是作为厨子显然是丧心病狂反人类。

火锅店很快入不敷出。

芥末很担忧,愁眉苦脸。

辣椒毫不在意:“没事,没事,不会咱就学嘛!谁他妈生下来就是厨子?”

芥末开始专心研究食谱,拿辣椒做实验,辣椒快被试验得精尽人亡,芥末的厨艺还是没有很大的进步。

周日,辣椒说自己有事儿要忙,芥末自己一个人一天之内吃了六家火锅店,寻找火锅底料的相同和不同。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刚走到芥末辣椒火锅店里,就听到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芥末冲进去,就看到几个魁梧的大汉在围攻辣椒,辣椒头破血流,正挥舞着一个炒锅。

芥末一看,顺手抄起每天晚上用来翻炒火锅底料的铁锨,无声无息地冲上去,一铁锨一个,好像学会了独孤九剑的令狐冲,瞬间把几个大汉拍的头破血流,惨叫声连连。

大汉们捂着脑袋,骂骂咧咧地退出去,大喊着:“你们给我等着!”

芥末给辣椒包好头上的伤口,质问辣椒:“怎么回事?”

辣椒有些害怕,低着头,嗫嚅:“我为了盘这家店,借了高利贷……”

辣椒还没说完,芥末啪的给了辣椒一个响亮的耳光。

辣椒呆住。

芥末又狠狠地扑上去,死死地抱住辣椒。

辣椒能感觉到芥末滚烫的眼泪砸在自己的脖颈里。

一个礼拜之后,芥末把一张银行卡给了辣椒,告诉辣椒:“这是我的积蓄。”

辣椒一听不高兴了:“我不要。”

芥末啪的又给了辣椒一个耳光:“拿着!”

辣椒刚要发作,芥末接着说:“火锅店我找好买家了,盘出去,先还钱。”

辣椒急了:“那怎么行?!火锅店是我送你的!钱的事儿不用你管,我有办法。”

芥末抡起胳膊又要打辣椒,辣椒连忙捂住自己的脸。

芥末怒喝:“咱家的事儿我说了算,你说了算?”

辣椒呆住了:“你……你说什么?咱家?”

芥末不接话:“只要我和你都在,我们迟早会拥有一家火锅店的。”

辣椒还沉浸在“咱家”的喜悦里,芥末凑过去,在辣椒脑门上,狠狠地亲了一下。

辣椒整个人“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酥了。

火锅店盘出去之后,还了债。

芥末和辣椒也正式宣布在一起了。

两个人决心重整旗鼓,苦练厨艺。

于是就在辣椒租的房子里做各种试验。

厨房里被弄成了战场,浓烟滚滚,芥末和辣椒先后被呛出来,剧烈地咳嗽。

烟雾触发了烟雾报警器,搞得一整幢楼都差点要紧急疏散。

实验失败,两个人面对着一桌子惨不忍睹的糊状物面面相觑。

芥末倒了两杯红酒,递给辣椒一杯,鼓励:“来,尝尝我的手艺。”

辣椒看着糊状物面露难色。

芥末眼神一冷,怒喝:“吃!”

辣椒以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伸出了筷子,拼命地吞下了一块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成分的食物。

两个人说起了往事,都喝多了。

作为行动派,芥末和辣椒也没有废话,借着酒劲,开始撕扯对方的衣服。

直到这时,辣椒才发现,芥末在嘿咻的时候,有打人的习惯,而且越舒服,打得越狠。

辣椒很快被打得鼻青脸肿,但是箭在弦上,又不得不发。辣椒忍着剧痛,和芥末亲热,被芥末一拳打得头昏脑涨。

辣椒怒了,跳起来要穿衣服,大吼着:“不干了!”

芥末扑上去,把辣椒按倒在床上。

高潮的时候,芥末一声尖啸,一脚把辣椒踹到了床底下。

第二天早上,阳光射进来,两个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床上。

辣椒当先醒来,看看光溜溜的自己,再看看光溜溜的芥末,吓得咽了一口唾沫,心里一个念头一闪而过:“会不会被芥末灭口啊我擦!”

芥末翻了个身醒来,辣椒连忙装睡。

芥末看看光溜溜的自己,再看看光溜溜的辣椒,轻叹一声:“我失身了。”

辣椒没敢出声。

芥末一脚踹在了辣椒的屁股上,把辣椒踹到床底下。

辣椒爬起来,护住自己的裆部,不知所措地看着芥末。

芥末质问:“你把我睡了,你说怎么办吧?”

辣椒一动不敢动:“我……我会负责的。”

芥末冷笑一声:“负责你二大爷!”

辣椒发着抖:“那你说怎么办?”

芥末眼神变冷,盯着辣椒:“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但我还是很饿!”

辣椒呆住。

芥末一把把辣椒扯进了被子里,被子里传出辣椒的惨叫。

今年,芥末和辣椒攒够了钱,盘下了火锅店。

在好朋友们的见证下,辣椒在火锅店门前向芥末求婚:“嫁给我吧。”

芥末啪的给了辣椒一个耳光:“你早干什么去了?老娘愿意!”

我们大家集体鼓掌。

辣椒贴出告示:“老板大婚,大赦天下,免费三天!”

火锅店里挤满了食客,我们几个好朋友硬生生被挤了出来。

“世界上哪有十全十美的感情?将就就就吧。”

“对你好就行了,什么爱不爱的?”

“只有故事里才有所谓的灵魂伴侣,别傻了少女。”

这些都是扯淡。

君子剑总有淑女剑来配。

插座都能找到只属于她的插头。

每一朵鲜花都能找到供养她的土壤。

芥末和辣椒都已经要生孩子了。

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担心灵魂伴侣不会出现呢?

要始终坚信:

世界上,总有两个人是天生一对。

愿意给你买鞋子陪你吃火锅的男人,正飞奔在路上。

愿意给我们生孩子的姑娘,正在赶往我们的被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