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前来,递我一把刀

俗话说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

一物降一物

1

若干年前,我还是个文艺且玻璃心的姑娘。不会吵架,拙于交锋,遇人抢白顶多只是翻翻眼皮,避免引起任何物理伤害。这种性格反应在恋爱里,冷战成了我的拿手武器。一股长气憋在心里,不接电话,不回短信,一定要让无言的沉默一点点瓦解对方的信心,让持久的情绪拉锯产生最大的伤害力。看起来高冷傲娇的样子,其实只是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解释的话拉不开脸,伤人的话说不出口,所以每每两人言语不和,愤然相对而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我都在心里呐喊,不是这样的快来哄我啊快来哄我啊你哄下我就好了啊。

然而骄傲的自尊心却要强摆出一副冷冷冰冰的表情,于是大多数时候两个人都是沉默相对,直到一个人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接下来便是漫长的冷战期……

如今,我成了一只欢快的逗比,我想说,张先生,功不可没。

三年前,刚刚跟张先生在一起的时候,遭到了他寝室人的一致反对。

我嘞个去,这难道其中是有什么奸情?我问。

张先生只是笑,也不回答。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觉得我打过辩论赛,看起来伶牙俐齿的样子,怕张先生会吃亏……

原来是这样啊,我拍拍张先生的肩膀,豪迈地说,放心放心,我会让着你哒。

张先生也只是憨厚地笑着,并不解释什么,后来才知道,我才是图样图森破……

2

两个人第一次吵架,为什么我忘记了,反正是小事,我头也不回地走了。张先生不知所措,我愤恨不已,越想越气,凌晨三点发了长达六百字的分析报告给他,字字是血,行行是泪,从原因,结果,你为什么错了,错在哪儿了,如果你不这样做结果又是什么,总之全方位多角度地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行为别人心灵造成的伤害。

第二天,张先生回,好长啊,我看不懂,可以发个简单点的么?

……

我愤恨地字斟句酌,将600字简化到2条短信内的长度,发了过去,半响,张先生回,我真的看不懂,我们打电话说好么?

……

3

俗话说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因为张先生太没有文化,我们渐渐地不用文字交流,有事情基本上都当面沟通。然而一场爱情里,总有那么几次嘴贱作死的时候,争吵也在所难免,长期的斗争中我们不约而同地意识到冷战虽然高贵冷艳,但是太过耗时耗力,尤其是折腾了几天最后还得好,白折磨自己了。于是我们做了一个约定,当日事当日毕,当日架当日吵,吵完再睡觉。

因为大家都是很有契约精神的人,这个约定大大地减少了一场架所需要的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对此我们十分满意。

张先生说,有话你就说,你不说我又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就那么憋着憋着,完事你说你自己憋着就行呗,难受还一定要来膈应我,让我也不高兴,这不是找事儿么?所以还不如一开始你就给我痛痛快快地说出来。

我一想也是。吵了半天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生气,的确没啥意思。

于是下一次打电话,我劈头便是一句,我今天很不高兴。

张先生说,对,对,就是这样。你不高兴你得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不高兴。不过记得不要说公司的事情,我不喜欢听,不要讲人际关系,我已经帮你分析过了,不过除了这些,还能有什么让你不高兴的呢。张先生自言自语,那好吧,接下来说说,你为什么不高兴?

我……

4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慢慢就能感知到对方的底线,因此吵架作死一般都在安全限度以内,谁也不会傻到天天去碰雷区。情人节的时候,张先生在岛上回不来。我虽然还算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姑娘,然而一个人呆太久了,偶尔也会很委屈,明知道不是对方的错,并不是他不想回来而是真的回不来,电话里还要蛮不讲理地喊,你辞职你明天就辞职你回来你明天就回来!

张先生说,我回去的话一个月也就挣两千块钱你还要不要吃火锅要不要吃肉了?

我委屈地说,可是今天路边的小姑娘都抱着花跟男朋友看电影,我翻了一路白眼才到的家。

张先生说,本来我也想给你买花的,可是情人节的玫瑰太贵了,够你吃好几顿火锅的。

我……

张先生说,所以你究竟是想要火锅还是要玫瑰花?

我想了一下,斩钉截铁地说,火锅。

5

张先生内心是很大男子主义的一个人,很多时候我们争吵一件事情,即使是他错了他也不肯道歉。

永远散发着一副“我就错了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流氓气质。

我刚开始的时候会哭,一般男生都吃不了女生哭,张先生也是。

刚开始哭泣流泪也是很认真的,不过聪明如我,每次感觉要吵架时都会迅速地看一眼日历,如果第二天是礼拜六不用上班,我就会放心地嚎啕大哭,好让张先生在电话的另一端感受到我撕心裂肺的伤感。而每当我要哭的时候,张先生口气就会软下来,我暗中窃喜,觉得找到了一个好办法。然而有一天忽然意识到对方哄你并不是认识到自己错了,而是不想听了,想要赶快结束。

原来他不是吃不了女生哭,而是受不了。妈蛋累觉不爱。

6

我是个迷糊的大尾巴狼,张先生总担心我会意外被车撞死。

同时我还具有鸭子的个性,嗯,用我妈的话来讲,就是鸭子死了嘴硬。

刚开始的时候,两个人吵架,我总是振振有词,张先生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好像在说天哪我怎么找了个这样的女人。

有一段时间总是吵架,原因不明,写成论文就是《论恋爱中男女的花儿样作死》,总之几乎崩溃。

后来回想起来,我那种振振有词不依不饶的样子真的让人恨的牙根儿直痒,恶向胆边生。

然而大多数时候张先生还是宽容地原谅了我,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老娘们都这样”。

直到有一次张先生真的生气了,不接电话,不回短信,打过去就是那句该死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当时在图书馆看书,觉得事情不能这样。

于是我丢下书拿了手机和钱包去了火车站就买了一张去看张先生的车票。

旁晚的风呼呼地吹,张先生全身都是疲惫的灰尘,看见张先生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们和解了。

有时候语言太苍白,都不如一个拥抱来的有力。

7

我们有时候冷静一点,也会讨论讨论吵架这件事情。

张先生说,你们女生是不是有毛病,明明是争论一件事情本身,吵着吵着就变成了我们的态度问题,方式问题,然后上升到爱不爱你的问题,这有一毛钱的关系么?

我白了他一眼。

还有,张先生继续说,为什么女生都喜欢男生猜的,有什么话难道不可以直接说出来么?

猜出来才显得两个人有默契啊。我说,你猜我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

神经病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想什么。张先生提高了音量,不由自主的反驳。

你吼我?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张先生一脸惊讶,我哪有吼,我只是声音大了一点!

你看,你还吼?你还吼!

张先生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像看一个神经病。

8

世界真大,两个人能走到一起真不容易。但凡相爱,谁也不愿意天天吵架过活。

有时候三观这种事情真是没办法改变。

比如某天夜里9点半,家里先是断了网,后又停了电。

我家走廊冰箱上有一个小的长明灯,白天黑夜都亮着,那一晚连它也灭了,二居室的屋子,我一个人走在黑暗里,满满的都是歹徒破门而入的即视感。

张先生说,你去敲邻居门,问问怎么回事。

邻居不在,张先生又说,你去楼上楼下找个人来帮忙看看?

我说开什么玩笑,外面漆黑一片,让我随便出门找个人,我这是找死。

张先生说家里这么黑夜里起床上厕所不方便出门找个人而已哪有那么难巴拉巴拉开始还和颜悦色后来升华到你的人生怎么可以这样懦弱为什么不能勇敢一点去面对之类的咆哮……

我默默地把电话挂了。

三观不合,谁都没错。既然没办法说服对方,那就只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电话打起来,还是乐呵呵,乐呵呵。

9

人们都说,男女的思维是不一样的,何况典型的文科女与工科男在一起。

无数次磨合才能适应,适应生活中有了另一个身影,分享你的牙膏和厕所,分享你的喜怒和哀乐。

吵架这件事情,小吵怡情,大吵伤身。

很多人一冲动就离开了,而且再也没回头。或者是两个人僵在漫长的冷战里,你不理我,我不理你,然后就分开了。

可是我们最终都要学会成长,学会用一种合适的方式,既能拥抱对方满身的刺,又不让自己受伤。

我常常问张先生,我这么多优点,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啊?

张先生便开心地说,长得丑啊!

这话放三年前我第一次听,能肝肠寸断。

可是三年过去,在张先生的打击下我的心灵成长得愈发茁壮。

我问张先生,我说,将来我万一要是生病了,你会照顾我的吧?

张先生说,会呀。

我大吃一惊,忙问,真的么,那你要怎么照顾?

张先生说,给你买药,做饭,洗脚,推着轮椅带你去海边看夕阳……

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突然说出如此温柔的话语,让我喜出望外。

我不敢相信地问,你是在骗我吧?

张先生说,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