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女人是个技术活

在三八节的深夜,写下这段文字,因为最近耳闻目睹了不少女性的辛酸经历。有被丈夫扫地出门的,有在职场苦苦谋生受尽压榨的,当然还有很多剩女恨嫁无门的。有时候不免有种焚琴煮鹤的感觉,上帝制造了充满灵性而又情绪化的女人,本来在这个世界就该被珍重对待,但是社会却在男女平等的口号下,把女人赶进了世俗的竞争场中,让女人自己来保障一生的生老病死,这就像奥运会男女同场竞技,表面上规则再公平,只能掩盖事实上的不公平。古代尚有七出三不去的保障,现在却连婚前财产都要跟女人锱铢必较。

当然,改变社会不是我能做到的,也不是大多数女性的义务。可是在这样的现实下,在中国做女人,要想有个温馨的家庭、体面的职业,还真是一件技术活。难度就好比马戏团里,手无缚鸡之力的艳女,要驯服狮子老虎一样大——第一,这个艳女要拿好鞭子,第二,她还要把这个鞭子打得恰到好处,让老虎恨不得引吭高歌“我愿变作只小羊,跟她去流浪,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做女人是个技术活

女人也是这样,第一,手里一定要拿好鞭子。这鞭子不是指女人一定要张牙舞爪,而是内心一定要自信自爱。很多女性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不疼爱自己、不尊重自己,屈从于他人的观点或者社会的压力,或者恐惧这个社会。这完全没有必要,虽然你的对手是老虎,但是,要知道绝大多数老虎都是害怕鞭子的。如果女人自己都未战先屈,不知道疼爱自己,内心痛苦、外表灰暗,怎么指望别人把你当仙女呢?只会把你当牛马使唤;

所以,即使面临天大的压力,女人们一定要饱含希望,上帝有个承诺非常好:天上的飞鸟从不劳作,我尚且养活它们,何况对你们呢?爱是永不止息,女人一定要有爱有希望。

也有的女人喜欢怨天尤人,比如某某人负心、某某人无情、或者某某人暴力等等。那又怎么样呢?猫儿尚且偷腥,人又有几个禁得住诱惑呢?毕竟柳下惠就那么几个,你想要得到,恐怕比当正宫娘娘希望还渺茫些。

有的女人抱怨男人不可相信,可是生意场上,为了几万块钱盟友敢于撕毁合同,你指望男人们自觉自愿的抵御诱惑,坚守结婚时的那句承诺?他们承担的责任未免太重了吧。所以,别抱怨社会抱怨他人,你该做也是唯一能做的,不是去扭转人性,而是鼓起勇气,扬起鞭子,管好你的老虎;

还有的女人老是幻想,认为女人太辛苦,要是有男人就可以有依赖了。这话说对了一半,好的男人确实可以为女人当牛做马,问题是女人应该去看看诸如“骑牛大赛”之类节目,看看即使老实的老黄牛,驯服的过程是多么惨烈。所以,女人要想役使男人之前一定要有信心,用勇气驯服男人,否则的话,大多数情况下,结婚不是有个王子来照顾你,而是你要准备好伺候一个王子了。

当然,女人手里拿好了鞭子,也不是说随手就能打,把老虎狮子逼急了,可不是好玩的。毕竟这个社会是男权社会,现实情况下,结局对女人大多数是不利的。所以,女人还得会把鞭子耍的跟花一样。

在这种压力下,也有的女人们不仅心里拿起了鞭子,还把自己打扮的跟孙二娘似的,吹牛扯淡、玩世不恭,敢跟武松打情骂俏。问题是这样的,男人当然很喜欢跟哥们相处,但是有几个男人会和哥们结婚呢?相信我,大多数男人都希望别人的老婆是荡妇,自己的老婆是三贞九烈的圣女,或者起码要表现的像个圣女,至少给男人一个娶你的理由。你想当老婆,还是当别人的老婆,这个问题最好想清楚。

还有一种情况下,是表现的咋咋呼呼,整天在家拍鸡打狗、欺男霸女。你想想这样能调教出什么老公来呢?一种情况是整出个比你还强横的车匪路霸,恭喜你,你找到了SM级家暴的金牌打手,你俩可以直接开人肉包子连锁店,估计十里八村狗见了你们都躲着走;第二种是老公被你压迫成唯唯诺诺的小男人,再次恭喜你,现实版的《潘金莲和武大郎》已经圈定了你做女一号,被懦弱无能的老公折磨失去激情的你很快会遇到让你脸红心跳的西门大官人,上演一场死去活来的红杏出墙浪漫爱情悲催剧直到被封建礼教代表的武二郎一棍子敲醒。

所以,女人终究是女人,手里拿着鞭子,却连打人都要象黛玉葬花一样迎风扶柳、梨花带雨,男人痛得死去活来之余,还不忘问候一句:受累劳您教训我。

写到这,相信女人们或者心有戚戚,或者已经开骂了,修炼到这一步,这不就成了狐狸精了吗?您还别说,蛇精、狐狸精们修炼五百年,最高理想还不是找个牛倌、书生什么的,过过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吗?我们已经做人了,更不能忘了人生就是修炼这个技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