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取到经的西游记

我在文学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这个屌炸天的才华在我念研究生期间兼职做写手写遍沪上各大时尚杂志的时候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而这个巅峰中一山更比一山高的是我诸多不朽之作中那一大坨一大坨的旅行游记。

没有取到经的西游记

作者陈小花,她去日本德岛观潮,坐着潜水艇感受水流涡旋;自驾去北极拍摄极光,乘着雪上摩托追逐北极熊;去湘西南边陲苗寨里唱歌鼟、喝落担酒;从贝加尔湖泡完温泉驱车前往乌兰乌德城看庙;泛舟越南芽庄静静看岸上牙齿染成黑色的姑娘……这些个地方里,我一个也没有去过,写游记的时候懒得甚至连网上的照片都没有搜过。难以想象我那贫瘠的心灵是如何能开出这样的思想之花。

我既然这么屌,我为什么现在是个游戏策划?

这要从两个男人说起。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对我来说很特别的男人——这个我说了好多好多遍,但是这次我要说的却不是韩寒和王老板——我要说的是韩寒和小四。

我对于韩寒的感情超越了追星的层面,我知道他的家就住在松江,坐9号线过去也不算远。当《长安乱》中的喜乐做出一盘青菜炒菠菜时,当《1988》中娜娜立在窗帘中间挡着光时,我就已经爱他爱到泥潭深陷无法自拔了。然而桀骜不驯的他居然家庭完整妻女俱在——但即使是这样我也没有嫉妒和痛恨,当别人说他坏话的时候我总是在心中默默的咒对方嘴上烂个大疮!

2号线的中点金碧辉煌的静安寺隔壁就是其实并不豪华但是却很贵的久光百货,小四经常光顾这里。小四动辄在楼下的生鲜超市里买一盒200元的小番茄增加膳食纤维,动辄又买一本爱马仕的笔记本记录他冰雪王爵的身份和末世苍雪的凄凉心境……说是《小时代3》电影里一共动用了7千件华裳,这些衣服贵到久光百货里都没有专柜!!!虽然我的语句里不无讽刺和酸涩,但是实际上我也是真的欣赏他《幻城》里一片皑皑白雪的刃雪城,并且也曾经因为那个永眠冰窟万劫不复的梨落姑娘而悲伤。

文人相轻,而我本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谁也看不上——看的上的不过李白李贺李商隐,鲁迅王朔韩寒加小四了。韩寒后来很少写小说了,屌炸天的他开始赛车生孩子出杂志,最近又开始拍电影。小四呢后来也很少写小说了,除了赛车和生孩子没有做,他也开始出杂志和拍电影。即将到来的7月,韩寒的电影《后会无期》和小四的电影《小时代3》将同时上映正面交锋。他们两个人在相爱相杀的路上越走越远,让同时喜欢他们的我深感心痛。

在这对冤家之中韩寒是我的真爱,就算他有一天赛车赛到最后一名,写微博写到狗屁不通,我依然还会包容喜欢他,我喜欢的就是他这个人。对于小四嘛我就不好说什么了,我喜欢他主要因为他写了《幻城》和《梦里花落知多少》,我喜欢的只是他的作品和他能够住在汪精卫四姨太旧宅里的财力。但是我也知道很多人不喜欢小四,而且他们更不喜的是欢喜欢小四的人,并且好像自己一旦表明自己不喜欢小四之后就站在了一个道德制高点上,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站上去的。

有一次我跟人说我超级喜欢韩寒的,结果对方跟我说你中文系的人怎么就读这种东西啊,我又有一次跟别人说我想去看《小时代》的电影不如大家组团一起去,结果对方跟我说你变了,应该是一个怎样怎样的人,不应该是一个想要去看《小时代》电影的人。我册那,你是我妈么你就知道我变了?岂不是为了不辜负大家的期望,我应该去读那种“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这种上下句同一个位置上居然出现了两个相同的字让我多年来都百思不得其解的“词”,或是好好品鉴那“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特么死都死了也不安排家里老小的生活只惦记自己功名与抱负的自私情怀?然后再引经据典散发胸怀?

我喜欢谁不喜欢谁不是为了迎合屌丝的口味,我做什么样的人也不是为了迎合屌丝的趣味。

我不写文章不搞文艺,踏实肯干认真加班的做游戏策划,是为了让自己更好的生活。信文君常常劝导我“乔丹又会打篮球又会修草坪,但他应该去打篮球”,虽然我做游戏策划有的时候也能比别人做的还要好,但是如果我写文章肯定能比做游戏策划做的更加好,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一定要去写文章。因为我不是乔丹,我想做什么样的人,想做什么样的事,自然有我自命清高而又敬畏温饱的理由。我的脾气不好,且不喜欢别人对我指指点点。当然如果一定要指指点点也是可以的,我本人最大的特点除了谁也看不上之外,更大的特点是嘴特别毒,毒到能够让人听了一遍之后余音绕聊终身难忘(当然我夸人还达不到这个功力)。

我虽然脾气极差而且十分狂妄,但是我的革命伴侣王信文同学多年来一直谦和待人并且情绪稳定。自从信文君去创业之后,很多并不熟识他甚至只见过他一面的人都来跟我说,我对信文的心态非常了解,也知道他们公司未来一定会向什么方向发展,我一眼就能看出信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于大家对他的关心和好奇,我当然是十分感谢。但是要是再有人到我跟前来跟我说一遍“我把信文看的一清二楚”,那就请自己在家里随便怎么想或是干脆去找他谈谈,如果再来跟我说这个,我真的只有在心里回他一句诚恳的大实话:你算个jiba?

大家都这么忙,大家的自尊又都这么脆弱,而我陈小花又这么毒舌,还是少招惹些呀。

人的一生总有迷茫不知道方向的时候,尤其是在他年轻的时候,而作为一个二十七八岁的职工大姐,我说这个话似乎有点不太合适,因为我好像真的并不是那么年轻了哦,第一次写《努力加餐饭》这个博客的时候大约是我二十岁左右,写到现在,我仍然迷茫找不到生活的目标和方向,但是呢我一点呀么也不着急,因为我觉得迷茫迷茫有什么好要紧的,最终找到就找到了,找不到就找不到好了。现在我认真的工作,最需要对的起的是工资,而不是看客,也不是多年后回想年轻的时候不应唏嘘。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居住在桥洞下拿着一把破木吉他才叫做 follow your heart.

就像那个《西游记》,要是在取经的路上掉到山沟里,或是被妖精吃掉,或是到高老庄做了女婿,或是被菩萨收了做徒弟,就不是西游记啦?虽然真经只有一套,不过漫漫一路向西的路,我觉得取到就取到,就算取不到也并不是什么要命的事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