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里的红颜祸水:侍妾云英和春香

世间不乏美丽的女子,如西施,若貂蝉。但真正使她们流芳百世的原因不是她们的倾国之姿,而是她们卷入了政治斗争,这就是红颜祸水的由来吧。

红颜祸水

《水浒传》里面,那些有色无德,寡恩廉耻的荡妇比比皆是,相比之下,《三国演义》毕竟是历史背景大手笔,这方面刻意塑造的坏女人不多。如果硬要说有,董承的侍妾云英,和黄奎的侍妾春香,大约算是两个了。

侍妾,就是俗称的小老婆。在封建时代,她们并不是合法的妻子,地位低下,属于奴才行业。她们不但可能承受大老婆的嫉恨打骂,还可能被当做商品买卖。
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种压抑的地位也必然造成性格上的扭曲。所以孔老夫子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这里的“女子”并非一棒子打死全世界女性,而多是专指侍妾这一类。

在《三国演义》中,董承、刘备、马腾、王子服等七个大臣,接受了汉献帝的衣带血诏,准备除掉“欺君霸权”的曹操。而他们的两次计划,就坏在这两个女人身上。

一次是在建安五年(公元200年)初,董承等人与太医吉平密谋,准备趁给曹操治病的机会,往药里下毒,干掉这个奸雄。商议完毕之后,董承喜滋滋步入后堂,却看家奴秦庆童,同他的侍妾云英“在暗处私语”。

那董承身为汉献帝的老丈人,当初也是董卓部下一员悍将,顿时大怒:“这两个奴才,男女厮混,非奸即盗!”便叫左右拿下去杀了!

真要杀了也就是了,董承的夫人却出来求情,于是每人打了四十大棍,又将秦庆童锁在偏房。结果,秦庆童怀恨在心,趁夜里把锁扭断,跳墙而出,前去见曹操,揭发说董承以前与王子服等人在家密谋,后来又和吉平在那里嘀嘀咕咕的,多半是要害丞相!

曹操听了秦庆童的揭发,虽然不是尽信,也起了戒心,他就先把秦庆童藏匿在府中。而董承找不到秦庆童,竟然也不加追问,只以为“逃往他方去了,也不追寻”。

第二天,曹操假称犯病,找吉平去治疗,吉平趁机在药中下毒,却被曹操当场拿获,严刑拷打。虽然吉平宁死不屈,壮烈自尽,但曹操还是将董承、王子服等五个大臣全部抓来,满门抄斩。董承的女儿董贵妃也被曹操斩草除根。

要说这次事败,董承当然是咎由自取。他密谋这等大事,居然不曾小心回避闲人,让一个小小的家奴秦庆童都看出不对劲来,实在太马虎眼了。而在策划暗杀曹操的关键时刻,还分心去寻女子与小人的晦气,也是轻重不分。既然寻了晦气了,干脆就杀了灭口干净吧,他偏偏又听了夫人的劝,不杀了;不杀了就不杀了,还要打四十大板,招人嫉恨;打完之后关起来,又不肯关严实点,竟然能被一个既无神力,又无轻功的秦庆童跑出府去。更糊涂的是,这样一个有可能泄露自己机密的人跑了,居然是跑了就跑了,董国舅爷也不加点警惕,还让吉太医去照例下毒!

这一连串表现,可谓是恶人也当了,又没当到底,平白得罪女子与小人,又葬送了自己和同志的生命。

相比之下,西汉时候的大臣袁盎做得就要漂亮得多。

小贴士:袁盎的故事

袁盎以前曾在吴国当丞相,手下有个办事员,偷偷和袁盎的一个侍妾私通。袁盎知道这事,却跟没事儿一样,一点不追究。后来有人告诉那办事员,说你跟袁盎侍妾勾搭的事儿,老袁已经知道了!那办事员吓得丢下工作就跑,袁盎亲自带人把他追了回来,追回来后,又把侍妾赐给他为妻,并且恢复了他的职位。

这么一来,那办事员当然对袁盎感恩戴德。后来吴王刘濞起兵造反,派兵把袁盎看守起来,劝降不从,又要杀他。当初那个办事员,这时恰好担任看守袁盎的吴军司马,便用美酒把士兵都灌醉,然后带着袁盎离开军营,逃回朝廷。于是袁盎当初的宽宏,便收获了自己的生命。

豪门的小妾就是小猫小狗一般的私有财产,全然不受尊重。因此在董承看来,这样的狗奴才,当然是打死不足惜,留着也不足惧了。所以他可以毫无顾忌的侮辱他们,威胁他们,或者为了几句私语,就毫无凭据的要剥夺他们的生命。

然而再是地位卑贱的人,也会有他们的情感和尊严。受到压迫时或许会选择沉默忍受,但也可能拼死反噬。站在《三国演义》的立场上,董承对曹操的暗杀,带上了反抗强暴,维护正义的色彩,但站在秦庆童的角度,他的逃出董府,向曹操告密,虽然是明显的报复,又何尝不可以看做是对另一种强暴的反抗?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如果云英真的和秦庆童有奸情,那么她至少算是傍上了一个靠谱的男人。

关于秦庆童和云英的这段故事,是罗贯中在《演义》中虚构的,历史上只有董承等密谋杀曹操,事泄被害的记载。而这一对男女的结局,《演义》也并未交待。以常理推断,曹操对于立下大功的秦庆童,或许不会太亏待。而云英,如果在曹操杀尽董承满门良贱时未曾被来个玉石俱焚,那么也许是被秦庆童向曹操请求娶了出来,从此有个安顿的家。

又或许,所谓秦庆童和云英“勾搭”之说,本来就是董承一厢情愿的错觉,秦庆童莫名其妙挨了一顿毒打,这才萌生报复之意,那么日后云英的死活,自然也不必去关心了。

相比之下,另一个祸水的故事,则要明确得多。

据《演义》记载,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曹操用皇帝诏书,召西凉军阀马腾进京。马腾当初也是董承、刘备“七人灭操团”中的成员,如今他和刘备俩硕果仅存,接到诏书,便带五千精兵进京,想趁机里应外合,诛灭曹操。

到了许都城下,侍郎黄奎奉命前来劳军,私下主动向马腾表白,说自己也深恨国贼曹操,还指出曹操算计马腾的险恶用心。马腾大喜,便与黄奎商量了计策,准备趁来日曹操出城的机会,起兵突袭,杀了曹操,救出皇帝。

黄泽和马腾商定了计策,便回到家中。因为白天两人在一起慷慨激昂的大骂了国贼曹操,骂的非常过瘾,所以到家了还在回味,余怒未息。黄泽的妻子看老公这摸样,心中奇怪,再三询问。黄泽可比董承靠谱多了,咬紧牙关,不肯说真心话。

谁知这反常的摸样,被另一个女人看在眼里,就是黄奎的妾李春香。

这李春香不是个好东西,她与黄奎的小舅子苗泽早有私情,勾搭成奸。自古以来,大小老婆常是不共戴天的死敌,小老婆在家庭地位上受大老婆的气,却能通过大老婆的弟弟来找回场面,倒也算“曲线救国”了。

李春香就悄悄去找苗泽说,今天我家老爷,你姐夫黄奎去马腾那里商议了军情,回来满脸怒气,不知怎么回事呀?

苗泽智商不低,结合黄奎平日的为人,一下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他对李春香说:“今晚上啊,你去假装不经意的对黄奎说:都讲刘备是个仁德之人,而曹操是个奸雄,是不是这样啊?看他什么反应?”

李春香听了苗泽的安排,当夜就拿这话去试探黄奎。黄奎恰好喝醉了酒,看见身边这个爱妾居然如此体贴自己的心意,终于放松了警惕心,叹息道:“连你这妇道人家,都知道正邪,何况我堂堂男子汉呢?今儿我之所以愤愤不平,因为准备杀曹操这个奸贼啊!”

李春香心理素质不低,又跟着追问一句:“曹操手下兵很多啊,您怎么杀得了他呢?”

黄奎说:“我已经和马腾将军约定了,明天等曹操出城点兵,就杀了他!”

黄奎稀里糊涂把自个和马腾的计划和盘托出之后,就睡去了。李春香当即告诉了苗泽,苗泽随即去曹操那里告密。

后面的事再无悬念。第二天,曹操先下手为强,派兵围攻西凉军,将马腾父子擒获,并与黄奎一同处斩。临刑之前,黄奎大呼“冤枉”,曹操还命把苗泽带出来对质。于是黄奎无话可说,马腾气得暴跳如雷:“竖儒误我大事!”

在《演义》中,这一段故事的重点是讲马腾,为了让马腾有一个堂堂正正的退场,引出后面马超起兵报父仇,杀得曹操割须弃袍,与许褚裸衣大战等一系列精彩戏份,黄奎只不过是个配角,李春香和苗泽更是配角的配角。然而结局却有些耐人寻味:

马腾父子擒获之后,苗泽对曹操说,我为丞相立下这功劳,也不求什么封赏,只求娶李春香为妻。

谁知曹操笑道:“你为了一个妇人,害了你姐夫一家,留你这不义之人何用?”于是便令把苗泽、李春香这对奸夫淫妇与黄奎一家老小同时处斩!《演义》有诗评论:

“苗泽因私害荩臣,春香未得反伤身。奸雄亦不相容恕,枉自图谋作小人。”

这类似的段子,在历史上并不罕见。比如成吉思汗打败了他的结义兄弟札木合,札木合的亲兵将札木合擒获之后送给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就大怒:“亲兵出卖主子,要这亲兵何用?”先把亲兵一并处斩。这和蒙古人极端崇尚勇士,鄙夷叛徒的风气有关,当然也因为札木合与成吉思汗过去关系太不寻常。

再如在东晋时期,前秦军攻打襄阳一年,因为晋军中有人开门投降,襄阳沦陷,守将朱序被俘。前秦皇帝苻坚给朱序升官进爵,却反而杀掉了开门投降的人。这个例子,则是典型的脑残发作,为苻坚日后淝水之战的大败奠定了基础。

然而就曹操来说,他和黄奎既没有成吉思汗与札木合之间这种情谊,操哥本人更不是苻坚这种妇人之仁。他的一生,招降纳叛不计其数,又为何偏生对苗泽与李春香如此狠辣呢?

原因无非两点,一方面说,苗泽虽有小聪明,并非可用之才,而且道德败坏,这样的人留着意义确实不大。另一方面,曹操当时是挂名的汉相,手下有千万臣属。对他来说,现在消灭敌人更常用的方法,是动用优势力量进行正面的攻击。而类似苗泽这种背信弃义的出卖一旦成为人人模仿的惯例,对老曹是弊大于利的。基于这两点,率性而为的操哥把一对狗男女送上法场也就毫不奇怪了。

罗贯中在前面,并没有交代秦庆童和云英的结局;而在后面则专门交代了曹操杀苗泽李春香,甚至还赋诗为叹。这种不平等待遇,或许是老罗写不同章节时的随意而为,但更大的可能,则在于两者的不同身份。秦庆童本身是家奴,与主人处于“阶级对立”,加之事发之前,又遭到董承的毒打,由此萌生报复之意,属于人之常情,也不值得过多厚非。而苗泽与黄奎无冤无仇,相反是其至亲,仅仅为了李春香,就害了姐姐、姐夫一家性命,按中国传统道德来看,这就做得太过分了,难怪曹操都看不下去。

其实换一个角度来说,按李春香在《演义》中的表现,并没有说她多么美貌,反倒是其敏锐的观察力,大胆的执行力,让人拍案称奇。发现黄奎的异常,以及按苗泽的安排试探黄奎,这几步都做得有板有眼,颇有些貂蝉卧底的影子。那么苗泽对其的爱,也未必是单纯的贪恋美色,或许包含了对其智商和性情的欣赏,以及对其为人妾奴命运的怜悯吧。而在曹操询问时,公然请求要娶李春香为妻,也称得上是敢作敢当。

顺着这个思路演绎发挥开去,要放到西方文化大师手下,简直可以写出一部舞台爱情悲剧来。可惜这是在东方。于是,纵然背后又再多的深情款款,海誓山盟,苗泽与李春香,也只能在九泉之下做这一对同命鸳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