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女神就是高大上

作为一个女神,最讨厌的莫过于有人说“美貌与智慧不能并存”。

谁说女神就是高大上

【我不想谈恋爱】

我一连做了九天的噩梦。

每个噩梦千篇一律,我在田园间奔跑,一个肉球对我穷追不舍。我终于体力不支,泪流满面地停下来问他:“为什么追我!”

如果他像广告里演的那样,对我说“我要急支糖浆”,那我一定会欢呼雀跃,但他没有,他说的是:“我喜欢你啊!”

我冷汗涔涔地醒过来,感觉再也没有比现在更悲伤的时刻了。

就算是梦里,我也能清晰地认出那个肉球,他就是杜土豪。

作为让我不断做噩梦的罪魁祸首,我必须着重介绍一下他。

他有一张秀气的脸,但不得不怀疑的是,上帝制造他的时候大概手滑了一下,才会将他的脑袋拼装在一个肌肉贲张的身体上。

如果不是他当街拦在我面前,我一定想象不出一个虎背熊腰的汉子微垂着头,十指交叉搁在腰部,羞答答地对我说:“那妮学妹,我叫杜土豪。其实我以前叫文豪,我爸迷信,听算命先生说我命里缺土,就将我的名字改成了土豪。”

我被他的举止震惊得心悸了半天,才回过神。

现代社会完全颠覆了唐朝审美,高白瘦的我被大家奉为女神,怎么能不沾沾自喜,因地制宜!要是每个月被我拒绝的男生去投河,都能将学校边的河填平,因而我扬着下巴,显得十分倨傲,“我对你的家族史没有兴趣。”

杜土豪浑身扭捏了一下,“那妮学妹,我希望你能了解我,这样才有利于对我青眼有加。”

我一脸莫名[莫名,多见于古汉语或者半白话小说,意思是“无法说明;无法表达”,是形容词,表达一种心理状态,这里应该意思指神色,不太适合只用莫名。]其妙,杜土豪说:“那妮学妹,我想追你!”

我临危不乱,显然身经百战,我镇定地说:“请你放弃这个想法,我不想你的体形拉壮我粉丝团的平均值。”

我自以为杜土豪会因我的不留情面而黯然退场,毕竟我是一个不发展备胎的好女神,但我想多了,他越挫越勇,两眼对我眨啊眨,“虽然我并不玉树临风,但我有力的臂膀和宽厚的胸肌会保护你。”

我顿时噎了一下。作为一个女神,我尽量保持我的形象和微笑,“对不起,我不想谈恋爱。”

留下一脸沮丧的杜土豪,我翩然离去。

显见的是,我低估了杜土豪的肌肉,也低估了他的战斗力。

自那天起,他仍然锲而不舍地出现在我面前,不停地重复他的自我介绍和豪言壮语,不断地刷新我对他的印象。

阳光照在他裸露的油腻腻的臂膀上,活像抹了一层蜜汁的鸡翅,令我不胜惶恐地晕了几晕。

他嘴唇一张一合,说的是:“那妮学妹,请感受到我的诚意。”

但从我接连做噩梦的事实来看,我只感受到他的恶意。

我不得不再次重申:我不想谈恋爱!

【女神也没有打破常规】

据说,每一个不想谈恋爱的人心里,都有一个不可能的人。虽然我是女神,但也没有打破常规。

我的同桌兼闺蜜肖卿卿对我的心思十分了解,她知道我喜欢隔壁班的梅有乾。

梅有乾他家加盟了一家快递公司,就开在学校外面那条街。因而,他时常会主动帮家里送一些快递给同校的同学。

作为一个女神,怎么会没有男同学[汉子的叫法过于粗俗,虽然是男人的意思,但在一些方言中更多的其实是指女子的正式配偶。且俗话中“偷汉子”一词,有性暗示,故而“汉子”在十六禁都要小心使用。]偷偷在淘宝买小礼物送我呢?偏偏就那么巧,物流选择了他家快递。

送快递嘛,一来二去,再眉来眼去,我认为这个会主动帮“家族企业”送快递的男孩子在一众只知道打英雄联盟的男同学里,是那样的独树一帜。

我对他日久生情的那天,天很蓝,风很轻,午休的时间很漫长。

梅有乾拨通了我的电话,叫我去一教学楼门口拿快递。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保持美好形象的我,掏出镜子,一边风风火火地奔向一教学楼,一边游刃有余地对着镜子整理头发,确定整张脸无懈可击,这才款款走到梅有乾面前。

但梅有乾对我的美丽视而不见,他径自将快递单塞到我手里,一个劲儿地催促我快签,他还有别的快递要送。

作为一个女神,每天都有一个班的男生鞍前马后,唯恐不能对我大献殷勤,只求能让我另眼相待。梅有乾的无视激怒了我,我愤愤地签完单,“死送快递的!”

他将快递单收起来,转身就走,没有半秒停留。我很挫败,我丧心病狂地在他身后张牙舞爪。但他突然又扭头看我,惊得我差点下巴脱臼。

梅有乾说:“如果你非要叫我送快递的,可不可以不要加个‘死’字在前面?”

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追究他的台词。当时,阳光铺在他浓黑的头发上,映出一圈圈像漫画里一样的光晕,将白皙的脸衬得愈发的帅气逼人,不知道比杜土豪浑身油腻腻的肌肉好看多少倍。

我感觉我活蹦乱跳的心越发地不可控制,我将此命名为:怦然心动。

肖卿卿得知我想对梅有乾下手后,看我的眼神明显地透露出“你太不争气”的意思。

她恨铁不成钢地说:“那妮,你是女神好吗?你怎么能倒追?”

我鼓着腮帮子,严厉地指责她:“够了!女神又怎么样!女神就不能主动出击了吗!女神就不能抠脚了吗!”

一番话说得肖卿卿颜面无存,她哑口无言,她只得心虚地哼一声,表示任由我自生自灭。

我捧着脸,想象着美好的明天,不由得傻笑出声。

【追求幸福就应该像节约水电气一样】

即便我十分明白,追求幸福,应该像节约水电气一样,要从每一天做起,要从身边的每一件小事做起。但我显得很苦恼,毕竟作为一个女神,我从出生起,就不知道 倒追这两个字怎么写。(原作者:胖虎)正当我思考着如何拿下梅有乾的时候,杜土豪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我想起他每天对我的肌肉秀,他对感情的执着,无疑 是一个完美的范本。

杜土豪正对着单杠引体向上,我对他一招手,他差点以单杠为中心旋转一个360度的圈。

从他的面部表情来看,我确信对于我主动和他交流,他很是受宠若惊。

他双手交叉,大拇指反复地互相拨弄,整张脸都亮晶晶的:“那妮学妹,你回心转意了?”

“……”说得好像我和他原本有什么似的。

我扶了扶额头,看着他浑身贲张的肌肉,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终究是对梅有乾的渴望占了上风,我揉了揉僵了的脸,初次和蔼可亲地说:“豪豪。”叫完这个称呼我感觉整个胃部都不好了,于是飞快地改口:“杜土豪,你说,该怎样让喜欢的人也对我有感觉呢?”

杜土豪大概洞悉到什么,神色有些复杂,情绪也不太稳定,因为我看到他的衬衫随着肌肉的线条起伏了许久。

看着杜土豪忧伤的神色,我终于意识到我问出了一个多么脑缺的问题,正在我以为他会红尘作伴潇潇洒洒地离去时,他讷讷地说:“喏,就像我,终于等到你主动和我说话了,这全都依仗我孜孜不倦地在你眼前晃来晃去。”

这句话有点酸,但我忽略了,我领略到了重点。

[就是再女神也没有任性的权力,这是不正确的价值观念。(虽然在现实中,人们更容忍女神,但是这么大喇喇说,对孩子们的价值观是不好的引导)]我从来不太会照顾别人的感受,因而我卸磨杀驴,我忘恩负义,我再次将杜土豪抛之身后。

我大张旗鼓地分批次在淘宝购买了一箩筐的小饰品,并在备注那里指明要梅有乾家的物流快递。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收快递收到手软,但我对和梅有乾混脸熟这件事不厌其烦。

我渐渐在梅有乾的眼里看到不同于往日的色彩,这让我大喜过望。

乘胜就要追击,这是不变的道理。但月有阴晴圆缺,人有喜怒哀乐,我还没有准备好,就被梅有乾一个收快递的电话叫了过去。

一路上,我显得很忐忑,因为他说的地点不是一教学楼门口,而是学校那条两旁种满桂花树的小路。

我不由得期待起来,这种期待在他从容递来一个快递时碎成了渣渣。

没有想象中什么特别的表示。

我垂头丧气地签收了快递,想到长久以来对他的心痒难耐,便思忖着择时不如撞时,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对他诉一诉我的衷肠。

梅有乾的声音打断我的思路,“我看单上写着‘易碎品’,你要不要拆开看看?”

我没有买过什么易碎品,但作为一个女神,收到一些匿名的礼物是很寻常的事。我“哦”了一声,无精打采地用钥匙串上的指甲刀划开快递上的透明胶带,然后我就惊呆了。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杯子,它的特别在于上面的图案分别是我和梅有乾的大头照。

我瞪大眼,送杯子的主人不言而喻。

梅有乾干咳两声:“有句话说,有情人终成眷属,没情人回家种薯[这句话里的“种薯”,套用了“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红薯”中的词意,就是赋闲的意 思。典籍和民间口语中并不存在这个说法,只是见于一些有趣的QQ签名,本身说法其实不恰当,只是配合前句,押韵好听而已]。妮妮,你怎么看?”

我将杯子抱在怀里,脱口而出,“我不喜欢吃红薯[薯,甘薯马铃薯等农作物的统称。在口语中没有单音节使用的例子。]!”

语毕,望一望梅有乾,他的目光温柔似水,如清风拂面,我羞赧地垂下头。

【感情就像心电图,起起伏伏】

和梅有乾在一起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作为一个女神,我眼光很高,因而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但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据我所知,恋爱有三宝:电影散步吃烧烤。

可梅有乾是那样的与众不同,我们的约会通常都在一起送快递。我坐在他的电动车后座上,头发顺着风飘啊飘,真是太浪漫了。

肖卿卿对着面前的麻辣烫大吃一惊,“梅有乾这是把你当免费劳动力啊!”

我就太不赞同她的看法了,“不,有乾是在和我一起为未来而奋斗!”

“……”

肖卿卿的眼神分明在说:你不要放弃治疗。

说得我好像还有救似的,我分明已经陷入了热恋不可自拔。

但感情就像心电图,起起伏伏。

起初,我的确为了约会的与众不同而沾沾自喜,但久而久之,我很迷茫,我这是在和梅有乾谈恋爱吗?

我穿着七厘米的细高跟[看到下面的课程,基本肯定是高中, 但是高中生可以穿七厘米的细高跟鞋子吗?细高跟这种完全属于成年女性的装扮,似乎和高中生有距离。],为了保持姿态,在路边跟站岗似的[似的,是个固定词 语,见现汉六版P1187]站得笔直。我手里是一个快递,据梅有乾说是急件,今天必须送到客户手上。但他也有急事,因此将此重任委托给我。

公交车上,我看到一个相貌普通的妹子,捧着玫瑰花和身边的男子亲亲密密,你侬我侬。

玫瑰花很漂亮,我很沮丧。除了告白时的杯子,梅有乾再没有送过我任何惊喜。

但很快我的沮丧变成了恐慌,因为除了玫瑰花之外,我还看到了一个在拥挤的空间里艰难移动的肉球。

杜土豪挤到我跟前,立刻从方世玉变身林黛玉。他一边偷瞄我,一边双手紧张地绞着衣角,“那妮学妹,好巧啊,我刚刚看到你更新微博,所在地就在我的附近,还在想会不会碰到呢。”

这样的搭讪他已经用过一百次,只要瞟一眼他那威武雄壮的肌肉,我简直连回应的冲动都没有。

我失策的是,杜土豪压根就不在意我的反应,他只是一个来混眼熟的。

他看着我被快递的主人一会儿指挥着去门卫室,一会儿又折腾到十楼去敲门,来来回回好几次,才将快递顺利脱手。此时我几乎暴走,他也不忘火上浇油:“那妮学妹,你在做快递兼职吗?”(原作者:胖虎)这一刻,我终于明白我在暴躁什么。

作为一个女神,我可以接受和梅有乾一起去送快递,这叫情趣。但现在这种情况,我认为我成了被他指挥的小弟。

我很气愤,更气愤的是梅有乾的手机显示已关机。

有首歌唱的是:假如生气的话你就跺跺脚。所以我跺了跺脚,但后果是,我惊呼一声,因为我已经hold不住七公分的细高跟了,我的脚从脚指到后跟都很痛。

杜土豪一定以为自己有了用武之地,他殷勤地凑上来。但我身为一个有交往对象的女生,怎么能跟别的男生有任何肢体接触,我斩钉截铁:“我不会让你背我的!”

杜土豪的脸略不自然,他弱弱地说:“男女授受不亲,我没打算背你。”

我很内伤,我初次知道自作多情是什么滋味,这种滋味令我扭头就走。

杜土豪眼疾手快地拦住我,他将脚下的运动鞋扒下来递给我,态度诚恳之余,让我感动不已!

但我很犹豫,因为这一路不太平稳,分分钟得和碎石子亲密接触,我穿了他的鞋,他就得当“赤脚大仙”。我的犹豫让杜土豪产生了误解,他豪气万千地说:“放心,我没有脚气!”

“……”

杜土豪第一次没有试图送我回家,因为他说,下次可以借着还鞋子的机会再见我一面。我被雷得外焦里嫩,只能挥挥手,让他赶紧走。

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我突然觉得这颗肉球顺眼了那么一点。

但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回到家,我躲在厕所里给梅有乾打第八十九通电话仍旧是已关机的提示时,我开始有了磨刀霍霍向猪羊的冲动。

我想我和梅有乾的感情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

【冲动是魔鬼,你要战胜魔鬼】

隔天,早读刚下课,一想到昨天被完全无视的心情和一直没有接通的电话,我恨不得插上翅膀分分钟飞到楼上,找梅有乾问清楚,今天到底是他死还是我活。

肖卿卿眼疾手快地拦住了我,她一定是被我狰狞的面目吓了一跳,她摸出桌肚里的镜子, “妮妮,你看看你的脸!”

我顺势瞥了一眼,我拒绝承认里面那个头发蓬乱目露杀气的妹子就是我。

肖卿卿顺了顺我的头发,我终于稍稍平复了心情,“你知道梅有乾昨天是有多过分吗?指使我去帮他送快递,自己却连电话都不接!整个人杳无音讯!”

真是越说我越生气,“今天我和他拼了!”

肖卿卿似乎没有感受到我的气愤,她严肃地说:“妮妮,冲动是魔鬼,你要战胜魔鬼!”

接着,她还给我设想了多种梅有乾的理由,科普了许多因为误会而分开的事例,充分向我说明感情需要沟通。

我终于安分地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有什么办法呢?上课铃响了,老师抱着课本进来了。

这节课是语文课[看到这儿,基本上肯定是高中了,但是高中生可以穿七厘米细高跟鞋子吗?另外,政治课属于敏感课程,虽然其中有哲学类型,但是能讲到感情包 容的完全没有,能涉及到感情的高中课程也就语文了。],语文老师估计是感情受挫,讲课内容竟然不按课本走,开始以“感情需要包容”为主题絮絮叨叨了一节 课。

耳濡目染,我终于决定再给梅有乾一次解释的机会。

我急匆匆地跑向楼上,梅有乾正靠着栏杆玩手机,入神得连我走近他都没有发觉。

我本来想重重地拍他肩膀吓他一跳,但目光一转,我被他手机上的内容吓了一跳。

那是短信页面,我敏感地捕捉到关键词:礼物、放学、见面。

我倒吸一口凉气,梅有乾终于注意到我,也倒吸一口凉气,我们隔着手机面面相觑。

随后,他动作流畅地想将手机揣进裤袋里,我势如闪电地将手机夺了过来。但手机刚和我蜻蜓点水般接触,就又回到了他手里。

他大概看我蓄势待发,竟然利用身高优势直接将手举高,我一定是失去了理智,才会在有众多围观者的情况下毫无姿态地跳起来抢手机,但任由我直接跳,还是退后几步做加速度跳,都连手机的边都没摸到。

羞辱感犹如一盆冷水将我浇醒,我喘着气将他瞪着。

我问:“她是谁?”

他张张嘴就要说话,但我条件反射地立刻捂着耳朵,“我不听!”

我用比来的时候更快的速度冲下楼。作为一个女神,我十分丢脸的想:我一定在目睹刚才那一幕的男同学们心目中,从女神进化到了女神经病。

这样一想,我就更悲伤了。

【作为一个女神,我冷艳高贵】

遇到男友有新发展这件事,作为一个女神,我冷艳高贵。作为一个女生,我默默流泪。

鉴于我们谁也没有对这段感情提出终止的建议,只是[其实意思应该是说,让“那些肖想梅有乾的妹子们皆深恶痛疾地”冷战着。]冷战着。我对我还对梅有乾抱有 一丝希望,认为他会主动示弱而感到羞愧,每羞愧一次我就抱着纸巾蒙着被子痛哭。但作为一个女神,走出了房间,我不能对着天空忧伤流泪,我选择在操场挥霍我 的汗水。

一个人跑步多没意思。我想杜土豪不仅存在我的噩梦里,也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瞬时目标定位,意料之中地望见不远处仍在对单杠做引体向上的他。因而我大步流星地走到他面前,独断专行地“邀请”他加入和我一起跑步的队伍。

我跑啊跑啊,一连就跑了十天,期间和杜土豪深情对望,相互打趣,招摇过市,其乐融融。

我本是想让有心人吃一吃醋,只是,令我大失所望的是,在我跑步期间,也和出校门必路过操场的梅有乾打过几次照面,他竟然对我的行为毫无反应。

对我的行为很有反应的,除了肖卿卿,当数杜土豪了,他还以为自己开了外挂呢。

肖卿卿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古怪,当古怪变成恍然的时候,我被她从操场跌跌撞撞地拉到了第一教学楼,杜土豪那个二货以为我们临时变换了跑道,也气喘吁吁地跟着跑了过来。

以零零散散几个路过同学为背景,我看到梅有乾挺拔的身影,还有一个抱着快递垂着头的妹子。梅有钱摸了摸妹子的头发,竟然一把抱住了妹子!(原作者:胖虎)光天化日之下,梅不乾这是堂而皇之地给我穿了一条绿裙子啊!

我的理智都不翼而飞,如果不是肖卿卿一把抱住我,我一定会摒弃女神的姿态冲上去恶狠狠地质问。

肖卿卿说得对,冲动是魔鬼,我要战胜魔鬼。我喝了七杯冰水,终于找回理智。

作为一个女神,面对梅有乾的所作所为,我不能像普通女生一样坐以待毙。

【手机就是连接奸情的渠道】

我主动给梅有乾打电话,约他到校外的奶茶店。然后,又主动挽了挽杜土豪的手臂,直直地杀入奶茶店。

梅有乾正坐在吧台边,手指敲打着桌面,姿势优雅。

我昂起头,用下巴对着他,“梅有乾,从现在起,我要和你一拍两散!”

梅有乾瞪着眼,显然脑子在当机状态,我再次重复:“是我甩了你!”

梅有乾终于有了动作,他朝我走过来,杜土豪也有了动作,一只手迅速地横在我们面前。杜土豪虽然比梅有乾矮那么一丢丢,但他有肌肉,岂是梅有乾小胳膊小腿儿能撼动的。

我第一次知道我一贯讨厌的肌肉,具有强大的新技能,那就是阻挡一切外来物!

梅有乾眼巴巴地望着我,“妮妮,你听我解释。”

他态度一软,我就想起我坐在他的电动车后面我们一起送快递的美好时光,略一犹豫,就越过了杜土豪的防御线,站在了梅有乾的跟前。

我冷哼:“那你快说,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就把你打成二级残废!”

梅有乾看了一眼肌肉壮硕的杜土豪,清了一下嗓子,深情款款地说:“那天我去医院看我奶奶了,就把手机设置成静音,所以没电关机了也没注意到。”

百善孝为先!这样一听,我感觉不仅我的心,连我的肠子都软了。我正要松口,蓦地又想起和他在阳台上抢手机的事,顿时气又不打一处来,“那天你还不让我看你手机!手机就是连接奸情的渠道!”

梅有乾面不改色,“短信是别人发错了,我怕你误会才不给你看!猜疑也是产生误会的前兆!”

他这样说也不无道理啦……

杜土豪急急地打断他:“那妮学妹,你千万别相信他,难道你忘了,他昨天还在一教学楼跟别的女生拥抱。”

但梅有乾义正言辞,“我给那个同学送快递,她当场就拆了,是他男朋友送她的分手礼物,我看她很伤心不忍心,才一直在安慰她。”

杜土豪也振振有词:“那妮学妹,你千万别相信他。”

但我就是相信了梅有乾,我甚至觉得,对别的女生都那么温柔,对女朋友会差到哪里去?

我对杜土豪说:“你先走吧,我和他还有话要说。”

杜土豪坚定地摇头:“那妮学妹,你的判断力呢?”

他这是在质疑我的智商?作为一个女神,最讨厌的莫过于有人说“美貌与智慧不能并存啊”,因而我高冷地对他说:“你刚才是自愿跟着来,又不是我非拉着你来,难道你现在就不能圆润地滚开?”

杜土豪被我赶走的时候,那个愤恨的表情大有“他拿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加闪电”之势,让我不禁胆战心惊,但和梅有乾“拨开云雾见太阳”的愉悦让我将此忽略不计。

【简直违背了自然规律】

按照规律,一对恋人经过误会挣扎,感情就会升华。

但令我无语凝噎的是,梅有乾依然对我不冷不热。他的意思是,我们已经过了热恋期,现在正迈向老夫老妻的模式。

这种情况真令人忧愁,我顿时泪流满面,甚至有了一种未老先衰的感觉。

作为一个忧伤的女神,我心情很不好,我决定去跑跑步。

我莫名地排斥操场,因而我围着教学楼跑来跑去。

不知道是跑步太耗神导致眼花,还是我太过思念梅有乾导致眼花,总之,我竟然远远看到了他。

他单手提着一个快递,静静地站在一教学楼,犹如一幅赏心悦目的画。但画随即被入侵者打破,一个妹子跑向他,签了单,接过他手里的快递。

接着,我就愣住了。

我开始思考学校里究竟有多少妹子,这些妹子接二连三的失恋有多大几率,而失恋后被梅有乾抱着安慰的几率又有多大。

我算来算去都算不出来,我决定现身问问当事人。

但梅有乾慌张地看着我,“我们都已经分开了,你不要再缠着我。”

够了!我们不是才和好吗?

这句话刚要脱口而出,我就恍然大悟,他的话才不是说给我听,而是为了向身边的妹子表明立场。

怎么想都像是妹子是新欢,而我竟然沦落成为了旧爱?

我再愚钝也明白了一直以来是怎么回事,估计梅有乾也把自己当作快递,动辄就把自己送出去。

我深吸一口气,试图稳住心中的魔鬼,但显然没有成功,因为我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把妹子手里的快递抢过来,一把扔在梅有乾的脸上,接着又甩了他两个耳光:“我靠,你玩连连看吗!还是集齐无数个妹子召唤神龙!”

身旁的妹子没有见过世面,因而她无比震惊地看着我,我只甩了两个眼白给她:“看什么看!没见过女神撒泼吗!”

这样我仍然没有解气,照着梅有乾的腿就踹下去,真恨自己今天没有穿高跟鞋!

梅有乾的脸顿时跟LED彩灯似的,不停地转换着颜色。我想他没有还手的原因,可能是操场上的围观群众有几个是我的脑残粉,他要出手,估计单挑就要变成群殴。

潇洒离开时,我想,如果还有遗憾,是那一天,杜土豪说我没有判断力,我还对他生气。

晚上回到家关上房间门,我寂寞如雪地趴在窗口,月亮像一块大饼挂在天边,映在我的眼里。

失恋的人大概因为心里缺了一块,连带着五脏六腑都起了连锁反应,因而整个人比较容易饿。我望着月,突然很想吃附近那家餐馆的青椒肉丝炒饭。

我拨通了存在手机里的那个送炒饭的小哥的号码,电话里不知名的忧伤歌曲让我连连叹气。歌曲戛然而止时,我怀疑我手机自动关机了。(原作者:胖虎)但我一埋头,就发现是电话被挂断了。

小哥从第一次给我送炒饭就沦为我的崇拜者,每次送外卖都跑在第一线,他绝不会挂我电话,我想他一定是按错键了,我很是理解地重拨过去。

电话被再次挂断的时候,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但随即,一条短信出现在手机上。小哥说:我心情不太好,让我静一静。

……

我呸……我差点一口血喷了二里地!

小哥你这样做科学吗?这已经不是科不科学的问题了,这简直违背了自然规律好吗!

【我竟然给她的话点了赞】

被梅有乾这个花心大萝卜辜负就算了,连送炒饭的小哥都这样对我,我的自信心受到了重挫。我必须向肖卿卿寻求安慰。

肖卿卿瞥了一眼我,又瞥了一眼生物课本,问我:“为什么小哥不搭理你就是违背自然规律?”

我默了默,难道这还有“为什么”?那些男生都要以为女神鞍前马后为荣好吗?

肖卿卿说:“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无时无刻将时间分给你的。”

我反驳:“胡说!你看天天在操场练肌肉的杜土豪,我去送快递发了个定位的微博,他都会闻风而来好吗!”

肖卿卿摊手,“可是你现在搁他面前,他也不会理你。”

在奶茶店我把杜土豪赶走的事历历在目,但作为一个女神,我想,杜土豪作为跟随者,对我主动的纡尊降贵,他一定会受宠若惊,毕竟前车之鉴比比皆是。

就因为想象太过美好,所以我现在才会站在操场风中凌乱。

杜土豪对我的呼唤视而不见,他雷打不动地做着引体向上,手臂上的肌肉在夕阳照射下越发的油腻。

我垂头丧气地回到教室,肖卿卿对我的表情心领神会。

我掏出镜子,照了又照,“难道是最近[如果皮肤可以和魅力画上了等号,不是唯美貌论是什么。]状态不好,魅力值怎么降得这么快?”

肖卿卿这盏灯一点都不省油,她夺过我的镜子,振振有词:“那妮,你怎么还不明白,不是魅力的问题,是你的所作所为伤害到别人了。”

她语重心长:“你总是认为自己是女神,别人都要捧着你,也总是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但事实上,女神除了喜欢自己的男生比普通女生多,大家获得幸福的几率是一样的。”

肖卿卿她一定是对长期在我身边做绿叶心存不满,她这显然是借我情场失意,故意对我进行打击报复啊!但我一定是最近遇到了太多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我竟然给她的话点了赞!

【噩梦中的噩梦】

自肖卿卿对我进行批评教育后,我尝试对所有的遭遇淡定,但我一连做了九天的噩梦。

每个噩梦千篇一律,我在田园间追着一个肉球奔跑,我越追,肉球越跑,最终他体力不支地停下来问我:“为什么追我!”

梦里的我根本不受我的理智支配,没脸没皮地说:“谁叫你不追我了,我只好反过来追你了。”

肉球自然是杜土豪,我想,这简直是噩梦中的噩梦。

为了终结噩梦,我主动来到操场。

杜土豪仍然在做着引体向上,我望望天,深吸口气,大摇大摆,破罐破摔地走过去。我敲了敲单杠,我说:“麻烦往左一点,我也要练肌肉。”

哎,世事真是难料。

就像谁都没想到,女神会遇到负心汉,更可怕的是,她也会看上肌肉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