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关于透明的寂静

事中描绘的女主角单纯善良得让人心疼。细腻的情感,也会让人心头不禁一暖。

关于透明的寂静

Part.1出远门的陶爸爸

是不是每个学校都有一个万众瞩目的风云人物?那个人通常是个男生,他喜欢穿白衬衫,长相出众,成绩优异,人品一流,即便是挤在黑压压一片的春运大潮中,你都会觉得他是闪闪发光的存在。

你问二中的风云人物是谁?当然非陶妖妖莫属。

可是,这个风云人物有些特别,她既没有可以媲美范冰冰的脸蛋,也没有能让成绩永远保持第一的高智商,她之所以成名,纯粹是靠她跌宕起伏的、狗血的、可以跟偶像剧有得一拼的“人生历程”。

初二之前的陶妖妖,是县城里的贫困户,每到年底县里的相关领导总要拎着生活用品上门慰问一番,可是,真正改善陶妖妖一家生活的却是年年都千辛万苦攒私房钱谁都断定不会有大出息的陶爸爸。

陶妖妖初一那年,陶妈妈没收了陶爸爸的私房钱,陶爸爸一气之下便背了个包出门了,声称要出远门,只给陶妖妖留下了一张字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了几个字:女儿,爸爸去挣钱了,挣了钱就回来。

陶妖妖刚看到那张字条时,压根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因为家里一向是陶妈妈当家,陶爸爸是软弱的性子,更重要的是,这一招陶爸爸已经用过好几次了,每次都是一到饭点就准时归家,所以陶爸爸赌气出远门这件事的可信度基本为零。

陶妖妖去上学的时候,把这件事当成笑话讲给唯一的朋友吴小寒听,一边说一边没心没肺地笑:“小寒,我爸真是太搞笑了!他都多大的人了,还玩这套,哈哈——”

略显稚嫩的清秀少年看着陶妖妖笑得毫无形象的样子,指了指她手里的字条,提了一个问题:“可是,他以前都没有留字条啊!”

陶妖妖一愣,挠了挠头,有些没了主意,却还是抱着乐观的心态:“不会的啦,那是我爸!”

可是,显然陶妖妖和陶妈妈都失算了,因为陶爸爸真的没再回来。

陶妖妖和陶妈妈确定这个事实的时候,陶妈妈气得差点掀了桌子,尤其是刚开始的那几天,陶妈妈的口头禅是:“姓陶的,有本事你永远不要回来!”

但是,没过几天,陶妈妈便换了口头禅。她每日见到陶妖妖,便要问一句:“妖妖,你说你爸该不会真的不要我们了吧?”

半个月之后,陶妈妈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中,开始担心得吃不下饭,只要一看到空了一个位子的饭桌,就眼角含泪地呢喃:“妖妖,你说你爸爸能去哪里挣钱啊?外面这么乱,他出去干吗呢?在家好歹还能吃口饱饭,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地方落脚……”

陶妖妖也担心,每天都要问吴小寒:“我爸的私房钱都被没收了,怎么办?他会不会没钱吃饭?”

所幸没过多久,陶爸爸便给家里打电话报了平安,大意是他已经在大城市落脚了,马上就能开始挣钱了,让陶妖妖和陶妈妈不用担心。

只是,无论陶妈妈说什么,陶爸爸都坚持要等挣了钱再回来。

Part.2 陶爸爸回来啦

陶爸爸是在第二年的春天回来的,那时虽是初春,但空气里已经开始透露出了一丝暖意,陶妖妖双手插在口袋里,一蹦一跳地跟在吴小寒后面,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小寒,这次数学考试我考及格啦!”

不过一年,吴小寒的个子已经高出陶妖妖半个头了,他转过头看了眼陶妖妖,道:“恭喜!”

“我妈说我天天跟你混在一起,成绩竟然一点都没向你看齐,她说我太笨了,要给我炖猪脑吃,让我开开窍!”陶妖妖笑嘻嘻地往前跑了几步,跟吴小寒并肩站着。

吴小寒忍不住笑了,两个酒窝浮现在脸颊上,俊秀的脸颊顿时生出一抹可爱。

陶妖妖摸了摸下巴,有些不理解地说道:“猪不是很笨吗?我妈给我吃猪脑,那我会不会变成猪脑子?”

吴小寒笑得更开心了,坚定地告诉陶妖妖:“不会的。”

陶妖妖还没来得及开心,就听吴小寒继续道:“你本来就是。”

两人吵吵闹闹地走了一路,突然看到陶妖妖的家门口围着黑压压的人群,还有陌生的男女扛着摄像机和照相机在拍个不停。

陶妖妖的心突然一跳,家里该不会出事了吧?

“妖妖,那不是你爸爸吗?”吴小寒眼尖,指着被围在人群中那个胖乎乎的身影问道。

陶妖妖一看,果真是!只是,又有些不太像。

因为陶爸爸竟然西装革履,头发还梳得油光发亮的,怎么看怎么奇怪。尽管陶爸爸的一身穿得很不协调,甚至有些滑稽,陶妖妖还是欢天喜地地奔了上去。

周围的人体贴地给陶妖妖让出了一条道,陶妖妖一口气扑进了陶爸爸的怀里,抹着眼泪道:“爸爸你可别再出远门了,我和妈妈都担心死了!”

“今年再不在家过年,你以后就别回来了!”陶妈妈在旁边补充道。

“不会了,不会了……”陶爸爸憨憨地搂着妻子和女儿,热泪盈眶地道。

咔嚓咔嚓……陶妖妖一家喜极而泣的感人画面闪耀在了各大报纸新闻和电视新闻的头版头条,标题是《农民工进军大城市经商致富不是梦》。

是的,陶爸爸成了成功的生意人。

据陶爸爸亲身讲述,那是因为他在火车上遇到一个贵人,那个贵人发现陶爸爸颇有些经商的头脑,便让陶爸爸跟着他干。于是,大字都不识几个的陶爸爸跟着贵人做起了生意。

而陶爸爸会被贵人赏识的原因,是他在火车上闲得无聊,于是拉着那贵人唠起了嗑,而且一唠就唠了五个小时,最终贵人被陶爸爸的风采折服,把陶爸爸收入了麾下。

一年之后,觉得自己已经可以荣归故里的陶爸爸给自己理了个新发型,买了套西装,然后开开心心地回了家。

陶妖妖听着陶爸爸红光满面地讲述这段经历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是梦吗?这是梦吗?这是梦吗?如果是梦,可千万别醒啊!”

Part.3 陶妖妖脱贫了

陶爸爸的成功在这个小镇里,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于是,默默无闻的贫困生陶妖妖因为突然脱贫而且一举登上小镇的富人行列,成了校园里的名人,走哪儿都有人抱着羡慕嫉妒恨的心态上前寒暄一番。

“陶妖妖,你家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

“陶妖妖,有钱的感觉怎么样?”

“陶妖妖,突然成了富婆,总要请我们吃顿大餐吧?”

诸如此类的问候层出不穷,陶妖妖身边的“朋友”也像陶爸爸账户里的钱一样,从个位数一夜之间涨到了两位数,直逼三位数。

“小寒,我今天又多了好几个朋友,你为我开心吗?”放学回家的路上,陶妖妖扯着吴小寒的衣袖,兴高采烈地问。

在成为暴发户之前,吴小寒是陶妖妖唯一的朋友,因为陶妖妖不仅是班里唯一的贫困生,而且成绩差得离谱。陶妖妖不偏科,她每一科都差,能考及格就已经很不容易了,班里的倒数几名总有她的名字。

初中的孩子习惯以成绩衡量一个人,差生就像是流感病毒,不管是资优生还是成绩平平的学生,都对差生避之犹恐不及,生怕自己与差生做朋友会降低自己的分数。

不能跟好学生做朋友也就算了,可是,班里的最后几名竟然也不愿做她的朋友,陶妖妖每每想到此事,就百思不得其解。

陶妖妖想不通的事,吴小寒却很清楚。因为陶妖妖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差生,她不调皮不捣蛋,在学校大多安静乖巧,更重要的是,她真的很努力地在学习,上课从来不开小差,笔记做得工工整整,连吴小寒看了都甘拜下风。

她只是有些笨,所以虽然付出了很多努力,却不能得到同等的回报;她只是家庭条件不好,经常穿着不知道哪里拿来的旧衣服,所以即便她身上有很多闪光点,别人也看不到。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也并不是吴小寒有多乐意当陶妖妖的朋友,而是两人是隔壁邻居,从幼儿园开始,陶妖妖便黏着吴小寒,他走到哪儿,她跟到哪儿,就算他去男厕所,陶妖妖也会在厕所门口等着。这么多年下来,吴小寒早就习惯成自然了。如果哪一天转过身看不到陶妖妖,他反倒会觉得少了点什么。

此刻,面对陶妖妖笑嘻嘻的模样,心思比陶妖妖通透成熟得多的吴小寒忍不住戳了戳她的脑袋,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道:“你傻啊!”

他本想说:冲着钱围上来的人也能算朋友?

可他一看到陶妖妖满含期待的眼神,突然想起这姑娘本来就傻傻呆呆的,属于被人卖掉了还会帮着人家数钱的主儿,于是他放弃了说教,转而瞪了她一眼,改口道:“你傻啊,我怎么可能不为你开心?”

陶妖妖笑弯了眼。

Part.4 吴小寒给的温暖

自从脱贫之后,陶妖妖的零花钱有了质的飞跃,陶爸爸每天都会给陶妖妖一些零花钱,每次都眉开眼笑地道:“妖妖啊,随便花,不用给爸爸省钱,多买点好吃的,不要再吃咸菜了……”

陶妖妖看着陶爸爸豪爽的土豪劲,不禁想起陶爸爸千辛万苦藏私房钱的时候。那时候的陶爸爸虽然喜欢藏私房钱,可自己却一分都舍不得花,只要凑成整数,就一定会塞给陶妖妖,要陶妖妖在学校买点新鲜的菜吃。

那时多穷啊,吴小寒家的彩电都买了好几年了,可自己家摆的还是黑白电视机,一个星期难得吃一顿肉,新衣服更是过年才有。她做梦都希望家里能够摆脱贫困。她时常幻想自己早上醒来的时候,睡在柔软的大床上,桌上摆着鸡鸭鱼肉,衣柜里有合身的衣服,可是每天醒来,还是一样硬邦邦的床板,还是一样的粗茶淡饭,连自己的衣柜都没有,又哪来合身的衣服呢?

那时的陶妖妖,每天在学校吃的饭菜都是标配:咸菜+饭,梅干菜+饭,雪菜+饭,没有肉。

当然,吴小寒经常会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把自己的菜匀到她的饭盒里,嗯,次次都有肉。

可是,即便有吴小寒的接济,让她不至于面黄肌瘦,但是初一那年学校体检的时候,她还是被鉴定为“营养不良”。

那天两人依旧一起回家,吴小寒沉默了很久,最后开口说:“妖妖,以后你别带菜了,我给你带,我会让我妈多烧点。”

陶妖妖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

吴小寒瞪了她一眼,强势地说:“就这么定了!”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我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我吃得多,我妈高兴还来不及!”

脑子一向不太好使的陶妖妖这一回却听懂了吴小寒的话外之音,她的眼眶湿湿的,感动地看着吴小寒,吴小寒却傲娇地仰了仰下巴,看也不看陶妖妖一眼,然后以风一般的速度朝家的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道:“不要感谢我!我是不会不好意思的!”

穿着校服的稚嫩少年奔跑在回家的路上,明明是做好事,却羞涩地不愿接受道谢。

冰冷的凉风轻轻地拂过他微红的耳根,还不懂爱情的年纪,已经懂得了如何为朋友付出。

瘦小的陶妖妖站在原地,看着吴小寒奔跑的背影,明明是寒冷的冬天,她却觉得眼眶是热的,心也是暖洋洋的,就像是每一年的冬天妈妈亲自给她烤的红薯,又香又甜,热乎乎的,放在手心就感觉可以暖一个冬天。

Part.5 奶茶事件

陶妖妖的性子显然是随了陶爸爸的,自从零花钱飞涨之后,大方的那一面自然而然地便显露出来了,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每天都带两份菜,然后把肉最多的那份给吴小寒。

嗯——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陶妖妖一想到自己也可以给吴小寒带饭了,就特别开心。

“陶妖妖,你怎么可以只给吴小寒带东西啊?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过了几天之后,很少跟陶妖妖说话的同桌江梦梦拉着陶妖妖的手说道。

“嗯——那我明天再多带一份菜?”陶妖妖犹豫地开口。

“谁要吃菜啊!给大伙儿买零食吧!”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陶妖妖便拿着一大包零食到了学校。

可是,买零食这种事,一开始做的时候,同学们都受宠若惊,觉得你千好万好,可做久了之后,大家便习以为常,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若是你哪一天忘了买零食,人家反倒会不轻不重地责备一声:“不是吧?这也能忘?”

于是,陶妖妖开始烦恼了,这买零食不算个事,可这天天买零食也不是个事儿啊!

但是陶妖妖又想,不过买点零食而已,举手之劳嘛,大家开心就好……于是陶妖妖一边当着冤大头一边当着跑腿小妹,任劳任怨地坚持了一个学期。

“妖妖,听说校门口新开了一家奶茶店呢,午休的时候你去给大伙儿买几杯尝尝呗!”课间休息的时候,同桌江梦梦提议道。

“好啊!”陶妖妖一边做作业一边点头。

吃完中饭之后,陶妖妖便直奔校门口去了,可她找了一圈也没找着奶茶店的影子,只能跑回教室问江梦梦。

江梦梦拍了拍脑袋,懊恼地道:“我记错了,那奶茶店在商贸中心那边呢,挺远的,不过那家店的奶茶真的很好喝,妖妖你反正有钱啊,打的去不就好了?”

陶妖妖有些纠结地摸了摸口袋里的钱,早上出来太匆忙,貌似没带多少钱。

“妖妖,你该不会不想请我们喝奶茶吧?”江梦梦见陶妖妖犹豫了,小脸一板,有些不开心地问道。

陶妖妖连忙摆了摆手:“怎么会呢?我现在就去。”

等陶妖妖两手拎着满满地奶茶跑回学校的时候,离上课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分钟。

“报告,老师对不起,我迟到了。”陶妖妖满脸通红地站在教室门口,拎着奶茶的手紧张得直冒汗。

“陶妖妖,你怎么回事?上课时间去买奶茶?你是不是觉得你家有钱你就不用学习了?学习本来就差,现在还整天只知道买零食,把教室弄得乱糟糟的……”看到陶妖妖拎着满手的奶茶,班主任的火气一瞬间便上来了,“去后面站着听课!”

陶妖妖红着脸乖乖地站到了教室后面,不敢把奶茶放下来,就这么提着站了半节课。

下课后,吴小寒第一时间走到陶妖妖面前,伸手将她手里的奶茶拿下来。

陶妖妖的脸还是红红的,不好意思地道:“我没带够钱,没打的,所以才迟到的。”

“妖妖,奶茶该不会冷了吧?”江梦梦突然问道。

砰的一声,吴小寒把手里的奶茶全部冲着江梦梦砸了过去,江梦梦一边闪身一边大叫:“吴小寒你干吗?”

吴小寒看着满地的奶茶,板着脸生气地道:“她虽然笨,但你也不能欺负她!”

Part.6 陶妖妖赈灾

当天晚上放学后,陶妖妖陪着吴小寒打扫教室。

“小寒,你干吗发火啊?那可是我辛辛苦苦买来的,结果一口都没有喝到。”陶妖妖一边拖地,一边抱怨道。

“我没见过你这样的,没钱受欺负也就算了,你都有钱了怎么还是受欺负?”吴小寒怒气冲冲地问道。

“那怎么能算受欺负?梦梦是我朋友啊,而且是我自己没带够钱。”陶妖妖忍不住反驳道。

吴小寒把拖把一扔:“那找你的朋友去,以后别跟着我。”

说完,他便把书包一拎,旋风似的走了出去。

陶妖妖愣了一下,随即委屈地嘟囔了一声:“喂,地上的奶茶都是你摔的,我可是在帮你打扫卫生!”

可惜没人回她,她瘪了瘪嘴,继续埋头拖地。

等陶妖妖走出校门,天已经黑了,此时的小镇还很破败,路灯不多,且瓦数太低,不够亮,经常只能照亮一小片地方,还是昏黄昏黄的。

这时的陶妖妖还不是唯物主义者,她怕黑,更怕寂静的黑夜,路过路灯最暗、距离最狭长的小巷时,她怕得瑟瑟发抖。为了驱逐心中的恐惧,陶妖妖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不怕!”寂静的小巷中,突然出现一道震天响的声音,仔细一听,会发现这声音里有微微的颤抖。

自己的声音刚刚盖过了心底的恐惧,可声音消失之后,周围却仿佛变得更寂静了。

于是,陶妖妖再度握了握手,闭上眼睛吼道:“我真的不怕!”

“我好怕啊……哈哈哈——”身后突然响起吴小寒忍俊不禁的大笑声。

陶妖妖猛地转身,见吴小寒站在昏暗的巷子里,捂着肚子笑得起劲。

吴小寒的笑声驱走了巷子的寂静,也把陶妖妖心里的恐惧给驱走了,她红着脸、噘起嘴巴、鼻孔朝天地哼了一声,假装不在意地往前走,心里却在想:原来寂静的黑夜我最怕吴小寒的笑声!

“陶妖妖!”吴小寒突然喊了一声。

陶妖妖停住脚步,转身看他。昏黄的路灯照在陶妖妖圆圆的脸蛋上,分外柔和。

“以后别那么傻了!”吴小寒走上前,捋了捋她的头发,语重心长地道,“居安思危懂不懂?有钱也不要乱花,否则会坐吃山空的!”

“知道了!”陶妖妖乖乖地点了点头。

可是,很快,吴小寒就发现了陶妖妖一件更傻的事。

那是一个周六,为了迎接中考,吴小寒去新华书店买了本试题集。出门的时候他看到旁边的街道上沿街分布着几个乞丐,陶妖妖蹦蹦跳跳地出现在那些乞丐面前,手里捧着一大袋方便面,一个人一袋地分了出去。

吴小寒飞快地追了上去,听到有乞丐问道:“妖妖,下周还来吗?”

“来的!天气转凉了,下次我给你们带围巾哦!”陶妖妖回答得干脆利落。

吴小寒这才知道,陶妖妖每个周末都会做一件伟大的事——赈灾。

她就像古装电视里的千金小姐一样,因为家里条件好了,所以就想到了救济穷人,但是,人家是施粥,她是什么都施。

对此,陶妖妖很认真地解释:“总要用飞来的横财做点好事,才不会有飞来横祸啊!”

吴小寒看着陶妖妖认真的模样,突然理解了她的心思,别人只知道羡慕她的好运气,又怎么会知道突如其来的好运也会让人过得提心吊胆?

吴小寒想了想,还是说道:“笨蛋,那不是飞来横财,那是你爸爸辛辛苦苦一年的劳动成果,所以不会有什么飞来横祸的!”

“真的吗?”陶妖妖眨了眨亮晶晶的眼睛,欣喜地问道。

“真的。”

Part.7破产

可是,命运的跌宕起伏在于,它可以把你捧上天堂,也可以让你摔下深渊。

高三那年,陶爸爸与人合伙做生意,结果全部身家都被合伙人卷走不说,还欠下了一屁股债。

陶家的债主从街头排到了街尾,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也扛着照相机和摄像机来凑热闹,于是,陶妖妖一家又在小镇里出了一次名。

“我们以后可怎么办啊?”陶妈妈坐在地上,看着被债主搬得家徒四壁的房子,眼中满是绝望。

陶爸爸靠在墙边,像被抽走了所有的生气,双目无神地盯着天花板,眼中似有泪水。

“你们别这样,债可以慢慢还,总能还完的。反正马上就高考了,我成绩那么差,肯定考不上大学,到时候我就可以工作和你们一起还债了。”陶妖妖这回却一滴眼泪都没掉,而且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了,对着陶爸爸陶妈妈认真地说道。

“你这孩子胡说些什么!”陶妈妈听了,立马就跳了起来,瞪着陶妖妖,眼中的泪却开始汹涌起来。

陶妈妈一边哭一边说:“你不要以为家里这样子就不能供你上学了,妈妈告诉你,妈妈就算乞讨,也要供你上大学!”

陶妖妖被陶妈妈一说,也开始哭起来:“不是我不想上,是我考不上!”

“那你就考上去!”陶爸爸突然吼了一声。

陶妖妖吓了一跳,也不哭了,只是泪眼婆娑地看着陶爸爸。

陶爸爸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到陶妖妖身边,摸了摸陶妖妖的头,轻声道:“我的女儿一点都不笨,一定可以考上大学的。”

陶妖妖突然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从那天起,陶妖妖像是变了一个人,她就像是打了鸡血的圣斗士,把整个人埋在各种试题里拼命地做题,只要有任何一点不懂的地方就马上去请教老师和吴小寒,一定要做到烂熟于心才肯罢休。

她看着分数一点一点地提高,突然觉得,自己以前真的不够努力,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努力,可她却从没想过拼一把,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还为了这个家。

苦难真的可以让人成长,家里高额的债务压垮了爸妈的肩膀,也在她的心里压上了一块巨石,强迫她快速成长,强迫她拼命挖掘自己的潜力。

猪脑不能让她开窍,可是不想辜负爸妈的心,可以让她所向披靡。

Part.8 伴你冬暖夏凉

炎热的夏天终于到了,整个世界仿佛被笼罩在一个无形的蒸笼里,密不透风。

高考的脚步越走越近,所有的学生都如临大敌,随时准备迎战。

“卖绿豆汤了,冰冰凉凉的绿豆汤,两元一杯!”小镇的闹市里,一个戴着猪八戒面具穿着熊猫T恤的少女一边低头看复习资料,一边叫卖道。

“陶妖妖,不是说好一起来的吗?你怎么又先来了?”吴小寒戴着一个孙悟空的面具,也穿着一身熊猫T恤,不知从哪里蹦了出来。

“嘘!你小声点!要是被我妈听到了怎么办?”陶妖妖连忙把吴小寒拽到一边。

“我们都全副武装了,谁还能认出来?”吴小寒撇了撇嘴,继续道,“这半年可没人认出我们!”

“好啦好啦,快点卖,卖完早点回家!”陶妖妖说着,又开始叫卖起来,“冰爽绿豆汤,两元一杯,快来买哟!”

“清热解毒美容养颜冰爽怡人的绿豆汤,夏天必备饮品,只要两元一杯!”吴小寒接着叫卖。

陶妖妖看着叫卖得起劲的吴小寒,突然想起半年前,她为了帮爸妈一把,偷偷用自己仅剩的钱从批发市场进了一批围巾,她骗爸妈自己在学校学习,会很晚才回家,但实际上她却在晚自习结束之后偷偷跑到闹市摆地摊。

那天,她戴着猪八戒的面具,刚卖出一条围巾,就见吴小寒蹲在她的摊位前,一双眼睛灼灼地盯着她看,像是要把她的面具烧出一个洞来。

“要、要围巾吗?”陶妖妖有些紧张,怕自己露馅,故意压低了嗓音结结巴巴地问道。

“陶妖妖,你在我眼里就是一具白骨。”吴小寒勾了勾嘴角,有些得意地说道。

陶妖妖正要反驳,吴小寒用一种“不要在本大圣面前死撑,赶紧现形吧”的表情制止了她的举动,他非常自觉地蹲到她旁边,顺手戴上了孙悟空的面具,自顾自地开始叫卖:“给家人买一条围巾,可以温暖一个冬天哦!”

就这样,吴小寒成了她的搭档,从寒冷的冬天一路陪她走到炎热的夏天。

很多个夜晚,她看着旁边的吴小寒,看着这个陪她度过无数难关、走过无数坎坷的少年,她都会觉得,这是上苍给她的恩赐。除了爸妈,吴小寒就是青春中最温暖的存在。

尾声

“听说你爸爸又开始做生意了?”吴小寒卖出一杯绿豆汤之后,抽空问道。

“嗯,现在已经有了点起色,妈妈也在帮他,这回不会被人骗了。”陶妖妖一边看书一边回答。

“陶妖妖,我们考同一所大学吧。”吴小寒突然转过头来说道,面具底下的眼睛灿若星辰。

“好啊。”陶妖妖抬头,展颜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