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朋友交往,该怎样提出第一次做爱?

推倒妹纸的戏码,男生学习,女生警惕哦……

第一次做爱

我觉得做爱这事,是不需要提出来的。
你提出来了,就必须等对方答应,才能行动,却无意中把责任完全抛给了女生,特别是第一次做,责任重大。
你除了显得猥琐一点,其实已经免责一身轻了,但人家烦着呢。
同意了,显得自己太不矜持,哪天郁闷了抱怨起这事,又怕你说“当初是你自己亲口答应的不能怪我”;
不同意吧,自己心里其实又羞涩地有那么一点点想要;
尼玛还是不是男人,就不能优雅地将人家推倒么。

其实吧,骚年,只需要寻找一个适当的环境,同时给[……]阅读全文

十年间,我和我亲哥哥的共同秘密

每个人都有那么多痛苦,都那么值得为他们痛哭。希望能早点走出阴影,过幸福的生活。

我和我亲哥哥的共同秘密

我哥是我亲哥,我家挺奇怪的,很多人家都是生了个女孩,想要男孩,再生个二胎。偏偏我爸我妈都喜欢女孩儿,于是生了我哥之后又4年,生了我。

有时候我真恨他们为什么要生我,生了我又不好好照顾我。

我忍了十年啊,从我还是一个小女孩,到现在马上读研,十年的时间,我偷偷的藏着这个秘密,连我最好的朋友也不敢说,我不知道他们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会怎么看我。

我爸我妈都是大学老师,不是一个学校的,但是是同一个[……]阅读全文

没上过大胸女孩,千万不要自杀

故事不精致,却很带感!

大胸女孩

我一个朋友的真实故事。

—分割线—

在你没有上过一个大胸的姑娘之前,千万不要尝试自杀,你会后悔的。

初中时,我因为成绩太差,升不了高中,家里花钱找关系,我才“有幸”去了一个学习汽车修理专业的技校读书。

那个时代,技校是分配工作的,但是我运气不好,毕业后分配工作的名额被其他人顶了,我只得跟着我爹去做瓜果生意。

我爹是个国营企业的工人,很早就办了停薪留职,虽然他很讨厌朝九晚五的上班,但是却很畸形地希望我能有个班儿上,就像他很讨厌公检[……]阅读全文

做女人是个技术活

在三八节的深夜,写下这段文字,因为最近耳闻目睹了不少女性的辛酸经历。有被丈夫扫地出门的,有在职场苦苦谋生受尽压榨的,当然还有很多剩女恨嫁无门的。有时候不免有种焚琴煮鹤的感觉,上帝制造了充满灵性而又情绪化的女人,本来在这个世界就该被珍重对待,但是社会却在男女平等的口号下,把女人赶进了世俗的竞争场中,让女人自己来保障一生的生老病死,这就像奥运会男女同场竞技,表面上规则再公平,只能掩盖事实上的不公平。古代尚有七出三不去的保障,现在却连婚前财产都要跟女人锱铢必较。

当然,改变社会不是我能做到的,也[……]阅读全文

谁都没有输光手里的最后一张牌

我有一个朋友A,以前和人表白狠狠被拒。后来初恋,对方劈腿,分手。就此有些沉沦,游戏人间,再也不肯拿出一颗真心去爱别人。总是看着他为了别人的错误在惩罚自己,然后继续去折磨着别的无辜的人。他不快乐。被他伤害的人也不快乐。而伤害他的人,如今也不见得过得有多好。

手里的最后一张牌

我有一个朋友B,以前因为一些事情,和同学几年没有说过一句话。每天独来独往,小心谨慎地做人,任何事都努力做到最好,只是怕被不喜欢的人嘲笑。总是看见他挣扎地活着,活得很累,很辛苦,不知道为了证明什么却依旧会去证明下去。他不快乐。他说,[……]阅读全文

太爱父母的人不值得爱

认为父母最大的人,都应该只和父母共度一生,这样的人,不值得一个聪明人爱。

太爱父母

连岳:

你好!我今天的心情真是糟透了!昨晚一晚没睡好。事情是这样的:

通过别人的介绍,一个月前我认识了这个男友。我们俩年纪也都不小了,都属于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他比我小一岁。

但是因为他在外地工作,认识的这一个半月内我们总共就见了4次面,但是因为刚认识的时候彼此感觉都不错,所以见面的时候我们俩也很亲密,再就是平时打打电话。但是他的电话短信是真的很少很少的那种

一天不发一条信息,两天能打[……]阅读全文

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人,在职场怎么混?

世界上每个人有各自的辛苦。没站别人角度思考过体验过,张嘴就对别人做判断,这种事俩字叫毛躁、三个字叫不尊重、四个字就叫自以为是。

说话太直

说话太直,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人,在职场怎么混?

我是今年刚大学毕业的新人,做记者。我们记者写好的稿子,给编辑,然后编辑改好后,出报。这是整个流程。

我觉得我们这样的工作,很轻松,虽然钱不多。我觉得做记者也轻松,毕竟不是日报,不用天天跑外面采访。编辑也轻松,记者交上来的稿子,改稿,然后策划选题,那就好了。

我是真心觉得记者和编辑都好轻松。[……]阅读全文

爱情,是一种轮回

婚姻,找的是伴儿,不是梦。接受真实的自己和对方,在爱情是重生。

爱情,是一种轮回

在广州日报社做国际新闻编辑的时候,我干过一件很八卦的事。

当时,美国一家网站找到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及其几十个情人的照片,以及他们之间的一些情话,我将这些照片与部分情话拼成了一个有趣的版面。不料,当天值班总编说,“太低级趣味了,撤了重做”。

那时,我还花了些时间消化情绪。后来想,这样的版面,真的是低级趣味。

不过,那小半天的工作没白费,因为我发现,克林顿的这几十个情人,仅从相貌上,可以分成两类:一类很像[……]阅读全文

情场浪子都应该生女儿

情场上的浪子们都应该生女儿,生了女儿,有了顾忌,呵护着她一颦一笑,或许才会对所有的女性都多一点慈悲心,变得没有那么低级。

1

自从韩寒在微博上第一次公开了女儿小野的照片,这个梳着波波头,长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的萌小孩就被网友热烈追捧,风头压过了她爹韩寒。韩寒在微博上委屈地说:“以前看月亮的时候,人家都叫我韩少,现在新人胜旧人,在片场大家都叫我岳父。我的青春也太短暂了…”

明着抱怨,实际心里还不怎么偷着乐呢。谁家有个长相如此可爱,如此Q,还鬼精鬼灵的女儿——“两岁多时她要摘一朵花,[……]阅读全文

章诒和:我和我的先生马克郁

章诒和,章伯钧之女,中国最后的贵族。作家、戏曲研究学者,著有《往事并不如烟》、《伶人往事》、《四手联弹》、《刘氏女》、《杨氏女》等作品。

章诒和

我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开始,一边从事戏曲研究,一方面为文学而准备。写的第一篇文章是《忆罗隆基》。写毕,急急忙忙又恭恭敬敬地拿给丈夫审阅。他195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专攻戏曲小说。就文学言,他是内行,我是外行。审阅前,我塞给他一支中华牌铅笔,并在耳边细语,道:“你看到有什么段落或句子写得还算好的话,就在旁边给我画个圈圈,以资鼓励嘛!”[……]阅读全文